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宠妻无度:娘子给点零花钱

更新时间:2021-10-14 05:06:27

宠妻无度:娘子给点零花钱 连载中

宠妻无度:娘子给点零花钱

来源:微小宝 作者:纳兰又 分类:穿越 主角:耿至善小姐 人气:

经典小说《宠妻无度:娘子给点零花钱》由纳兰又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耿至善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被追杀掉落悬崖,九死一生。 一睁眼,面前竟站了个傻子,还非得喊她媳妇儿? “我不是你媳妇儿!”她不知第几次的纠正。 “你是我捡回来的,就是我媳妇儿!”傻子一脸义正言辞。 谁能告诉她,现在的傻子都这么会占便宜么?她可是一个大姑娘哪! “娘子,送你花花。” “娘子,送你簪子。” “娘子,我喜欢你。” “娘子……” 在傻子的柔情攻势下,她竟一步步深陷情网。 为大局,她伤他辱他,迫他离开。 当为他人穿上嫁衣,盖头被掀开之时,站在她面前丰神俊朗的男子是谁? “何人冒充本少,竟妄想染指本少之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解梦萱听到那句媳妇儿就觉得耳朵难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没好气的说:“去给我弄水,我要洗脸!” “哦。”耿至善认命的起身,给她打了一盆水,特意兑了一点开水,温温的端了进来,端着递到了解梦萱的面前,一脸真诚,“媳妇儿洗吧。” 解梦萱手伸到水里,触手温温的很舒服,她诧异的抬眸看了眼前傻笑的男人一眼,低下头飞快的给自己整理干净,说:“耿至善,可不可以带我去帝都。” “可以啊。”耿至善将水泼了出去,点头说道。 解梦萱闻言,面上立刻展露了笑意,还未说话,耿至善加了一句,“等你的腿好了。” “不行,我必须尽快回去。”解梦萱面色一凝,深吸了口气,缓了缓语气,道:“耿大哥,你送我去帝都好不好?等我找到家人,我一定会好好酬谢你的,你要什么只要我们家能满足,绝对不二话。” 解梦萱看着耿至善的眼,认真的说道。 耿至善眼睛一亮,说:“真的么?!” “我解家子女,从不说谎。”解梦萱伸出手举天做发誓状。 耿至善的笑容更灿烂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别的不要,我只要你当我媳妇儿。” 解梦萱闻言,眼皮子一跳,她刚要开口,耿至善一脸憨样的说:“你刚才说的,只要能做到的,这个不难做到吧。” 解梦萱被他一句话堵了回来,一张脸憋的通红,这个男人到底是真傻还是装憨?! “反正,你不给我做媳妇儿,我就不送你去帝都,大不了,你好了自己去。”耿至善坐在那,眼睛看着屋顶,摇了摇头说道。 解梦萱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句的说:“耿至善,你,威胁我,是不是?” “没有啊,我只是想你做我媳妇儿。”耿至善一脸真诚。 解梦萱咬了咬下唇,翻身躺下,怒道:“出去!我不要看到你!” “不行,你不看到我,怎么知道我的好,我要出去抓鱼,你跟我一起去吧。”耿至善说着,掀开了被子,一手从她的脖子伸过去,一手从她的膝盖处搂去。 他亲昵的动作让解梦萱一惊,她下意识的反抗动弹,谁知,耿至善还未抱牢,两个人叠罗汉一样的倒在了床上,耿至善的左手好巧不巧的放在了某个不该放的位置,顷刻间,女子凄惨的叫声再一次回响在竹屋。 解梦萱尖叫过后,毫不客气的抬腿就踹,踹疼了耿至善,可也让她还未长好的腿再一次受伤,腿骨本就受伤经不住剧烈碰撞,她恼怒之下用的力气极大,一下子给疼晕了过去。 耿至善疼的地方格外的尴尬,他倒在地上,动作格外的不雅。 可那个地方疼痛,这实在忍不住啊。 耿至善在地上躺了好一会,终于那股疼慢慢的过去了,他双手张开躺在地上喘着气,扭头看向床榻之上昏迷过去还眉头紧皱的解梦萱,眸中闪过一抹无奈,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宠溺,屋外一阵脚步声传来,他眼睛一眨一睁之间,又是那副单纯懵懂的样子。 住在耿至善隔壁的小姑娘梁桃花,满面含春的拿了几个铜钱过来,低声细语的说:“耿大哥,现下外头不安全,我娘说,劳烦你帮忙上山砍些柴火,这是工钱。” 梁桃花是个温柔可爱,特别腼腆的女孩子,家中只有她和母亲,以及年幼的弟弟三人,故此每次要柴火都会来麻烦耿至善。 而梁桃花也是村子里唯一不会嫌弃耿至善呆愣的女孩子,她每次来都是这娇怯怯的模样。 耿至善动了动,翻身爬了起来,憨厚的笑着,接了铜钱,“晚点我给送过来。” 梁桃花看着耿至善,小脸微红,含羞带怯的,她手里捏着一方帕子,紧张的扭在一起,小嘴动了动,半晌才害羞的说:“耿大哥,我娘说,这些年多亏你照顾,想……想……想问问你,有没有成家的打算啊。” 梁桃花说着,只觉得小脸热辣辣的,她说完就低下了头。 耿至善嗯了一声,挺了挺胸膛,骄傲的说:“有,我有媳妇儿了!” “什么?!”梁桃花本听了那句有心里高兴,随后一句话又给她打入了地狱,原本红彤彤的小脸立刻变得煞白,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耿……耿大哥,你……你有媳妇儿了?他们,外头说的都是真的?”梁桃花艰难的问出了这句话,眼睛眨巴眨巴看着,好似只要他说一句是就要立刻哭出来一般。 耿至善嘿嘿的傻笑了一下,抓了抓脑袋,看了一眼屋内床榻之上,“对,我有媳妇儿了,我媳妇儿可漂亮了,等她伤好了,我就要和她成亲了!” 梁桃花呆呆的看着,她想说我可以看看么,可她嗫嚅着,到底还是没说出来,最后忍不住,哭着跑了。 耿至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一脸无辜,他转身关上了门,走到床榻边,他盯着解梦萱良久,此刻的他眸中满是精明,半晌他长长的叹了口气,弯腰在床底下摸索着什么,最后掏出了一个瓷瓶倒了药丸出来给解梦萱喂了下去。 希望这丫头日后知晓一切,可莫要生气才好,方才看她眼神,想来是猜到几分了,若非他这般遮掩,只怕现下已经拆穿了。 药丸入口,解梦萱喉头一动便吞了下去,昏睡了一个时辰她才缓缓睁开眼,扫视了面前的东西一圈后,她的记忆如数回笼。 解梦萱咬牙切齿,她要弄死那个登徒子!一定! 气恼了半晌,解梦萱冷静了下来,此刻,耿至善不在屋中,她微微侧耳,能听到外面厨房内零碎的声音,解梦萱看着自己的腿,加上方才的事情,她知晓自己行动不便,看来所有的一切,都要等她能走路了在做计较,这笔账她一定会算,她解梦萱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只是等到她走路,未免时日过长,最简单的办法,如今想来,还是利用那个汉子。 想到此,解梦萱纠结了,这是个觊觎她的男人,却偏偏是个憨厚老实的人,利用他,是不是不大好? 说起来,她到底是个良善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