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一品诰命夫人:国相枕边妻

更新时间:2021-10-14 05:25:51

一品诰命夫人:国相枕边妻 连载中

一品诰命夫人:国相枕边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笔下落雪 分类:穿越 主角:墨云锦 人气:

主角是墨云锦的小说《一品诰命夫人:国相枕边妻》此文是笔下落雪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纸赐婚,亡父下葬她转眼‘嫁’入相府,嫁衣红妆都是奢望。他对已逝发妻深情似海,她对他一往情深。从不甘心到心死,需要多少个过程?墨云锦:如有来生,我定要忘记你。云殊:若有来生,我要第一时间遇到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意思你不懂吗?我说了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珍不珍惜你自己看着办。”她的声音没有一点的感情,好像只是在陈述。

  她的目光实在是太过澄澈,以至于桂嬷嬷有些心虚地低下自己的头,她仔细地思考一下,很快就明白了墨云锦的意思,只是她不敢确认,只能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墨云锦。

  墨云锦看着梳妆镜中的自己,心中有些惆怅。这种后宅生活不是她所愿意的,但她还是蒙着头一下子跳了进来。

  既来之则安之吧。

  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面无表情地开口,“我不会给别人所谓的三次机会,机会只有一次,你若是不把握,那我只能向大人说明了。”

  噗通!

  她的话刚刚说完,桂嬷嬷一下子跪在了地面上,她有些惊恐地开口道,“夫人,夫人请您不要赶老奴走,您要是赶老奴走,老奴真的没有别的活路了!”

  这么严重?

  墨云锦可不觉得桂嬷嬷是在开玩笑啊,因为桂嬷嬷的反应实在是太真实了。她蹙了蹙眉,却依旧装作淡然地开口,“有些话我真的不想再说第三遍了。”

  她不喜欢别人给她梳洗打扮,桂嬷嬷侍候了她两天也是知道的。但叶卿卿一定强调要桂嬷嬷好好给她梳妆打扮,若说这其中没有一点奇怪的地方,她真的是不相信。

  哪怕是她自己小心眼了,是个误会!她也绝对不会给别人伤害自己的机会。

  “……是,是,叶姑娘让老奴把这个东西放在您的衣服上……”好一顿挣扎的桂嬷嬷终于还是把话说了出来,她的手上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小小的瓶子,看起来格外的精致。

  美人有毒,何况是这么精致的瓶子呢。

  墨云锦伸手把桂嬷嬷手中的瓶子拿了过来,她仔细地端看了一眼这瓶子的周身,没有见任何的问题。正当她要打开这个瓶子时,桂嬷嬷却开口阻止于她,“夫人,这里面是痒痒粉……”

  原来是这个?

  墨云锦心里觉得好笑,她倒是一点都不害怕地打开痒痒粉的瓶盖,然后仔细地看了一眼,嘴角微微一翘,“喏,原来真的是痒痒粉啊,她让你把这玩意放在我的衣服里,该不会是想着看我出丑吧。”

  这一语击中的,真是没谁了。

  桂嬷嬷没有说话,她的心里是踌躇不定的,因为这本来是叶卿卿交给她的东西,如果她没把东西放在墨云锦的衣服上,只怕会引起叶卿卿的怀疑。

  她,有把柄落在叶卿卿的手里。

  之所以现在对墨云锦表忠心,是因为她觉得墨云锦是个不错的人。

  “给,她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吧。”正在桂嬷嬷怔愣的时候,墨云锦直接把手中的痒痒粉瓶子放回到桂嬷嬷的手里。

  桂嬷嬷错愕不已,她瞪大了双眼,“夫人,这是痒痒粉!”

  你明明知道叶姑娘是想让你出丑,你还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桂嬷嬷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了,她觉得墨云锦这样做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她吧。

  “你要是不按照她说的做,只怕你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墨云锦完全不矫情,她直接暴露自己的目的,“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她说的做吧,你也不用这么难做。”

  是,她就是让桂嬷嬷知道,她将会是一个好主子。在相府这个地方,她只怕得不到云殊的喜欢,想要生活下去她必须依靠自己的能力,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给自己创造一些更好的环境?

  比如说收买人心。

  墨云锦可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好心的人,为了能活下去生活少一点磨难,不过是区区小事,她愿意做。

  “夫人……”此时的桂嬷嬷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没想到墨云锦居然这么坦然地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再想到之前自己对她那叫一个嚣张跋扈,她的心里就不是滋味。

  这会是个好主子。

  “听我的做吧,你不用担心我会在大人的面前出丑,但我一定会让叶卿卿知道,她让你做的你都做了,让她没办法在这方面寻你的错处。”墨云锦说着。

  桂嬷嬷差点就要哭了出来,她要把手上的瓶子给摔烂,墨云锦却挡住了她,“听我的,没错。”

  墨云锦梳妆打扮的时间也不长,只是一刻钟的时间就整理好了。倒是前去主厅的路程有些远的,走了整整一刻钟还没有到达。

  临近主厅时,桂嬷嬷有些小小的担忧,她忍不住地拽了拽墨云锦的衣袖,“夫人,要不还是回去换个衣服吧。”

  虽然这一路夫人看起来挺正常的,但她真的很担心夫人会在大人的面前出丑啊。

  “没事的。”墨云锦抬步走进主厅之中,她一眼就看到了云殊和叶卿卿坐在了一起,哦不,他们的中间还有一个看起来三四岁的孩子,直觉上看,就好像这是一家三口。

  只当自己什么都没看到,墨云锦淡然地走进主厅里,一脸毫不在意。

  坐在主位上的云殊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小小的不舒服,他看了一眼自己身侧的孩子,又扫了一眼叶卿卿,低声地开口询问身侧的孩子,“念泽,你要跟姨母坐在一起吗?”

  “嗯。”那小小的孩子沉寂了一会,很快地点头。

  墨云锦的视线虽然没放在孩子的身上,却没代表着她没注意那个孩子,只是看到孩子眼中的呆滞时,她有些小小的错愕。没人跟她说过,这相府的小公子是个痴儿啊。

  心中疑惑,却是在她转移视线的时候,那看起来格外呆滞的孩子突然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双眼亮晶晶的,哪里有半分痴儿的模样?

  墨云锦怔了,但下一息她再投去视线时,那孩子依旧呆呆滞滞,看起来有些不正常。

  这是怎么回事?

  她可不觉得自己是眼花了!

  看来这相府中到处都是奇怪的人奇怪的事情呢。

  “开始传膳吧。”似是为了专门等她,桌面上还没有上饭菜。待到她坐下后,云殊直接朝着一侧站着服侍的人开口。

  相府奴才的速度是一流的,没一会的时间便已经把饭菜都上桌了,是小米粥和几个清淡的菜肴。

  墨云锦倒是真的没有想到偌大一个相府,居然会这么简朴。

  坐在一边的叶卿卿脸上带着笑,颇是和善地开口道,“夫人,你应该能吃习惯吧,相府向来都不主张铺张浪费的,说起来也是姐姐的功劳呢。”

  又是姐姐。

  墨云锦觉得这叶卿卿说话的时候有些千篇一律,在她的面前提云殊过去的发妻,大概是想要她记得有这么一个人会横跨在她和云殊之中,她永远都得不到云殊的心。

  在云殊和孩子的面前提起相府过去的主母,大概是想要让这两个人都记得有这么一号人物,从而缅怀。

  对于叶卿卿这样的做法,墨云锦只觉得好傻。

  “能吃习惯。像这种问题我烦请叶姑娘不必要一提再提,你说着不累我听着好烦。”墨云锦顿了顿自己的话,直接把自己的想法道了出来,“我不是京城的娇娇女。”

  不是京城的娇娇女?

  这是什么意思?

  云殊的心里顿时起了疑惑,据他所知相府的长嫡女可是一直都在将军府中呆着,从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现在她却来这么一句话?

  这真的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夫人果真是将军府的人!这种品质确实值得我们这些人学习的。”叶卿卿见情况不一样,连忙地把话题调转,低头便问身侧的孩子,“念泽,姨母喂你好不好?”

  念泽。

  这一次墨云锦清楚地听到了这个名字,她不由地在心里念叨了几次:念泽念泽,是思念他已逝的发妻吧,她记得他已逝的发妻叫叶雨泽啊。

  这般情深,为何当初对她这么绝情?

  墨云锦在心里苦笑一声,连嘴角上也扯上一抹讽刺的淡笑。

  坐在她对面的云殊只是一抬头便看见了她那种笑容,他不由地蹙起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早膳看起来用得格外地和谐,只是其中的硝烟无人得知。

  叶卿卿时不时地往墨云锦的方向看上几眼,被墨云锦抓包的时候她倒也不尴尬,朝她笑了笑似乎就能一笑泯恩仇。

  直到一个早膳用完,墨云锦很是自觉地站了起来。她蹙了蹙眉,有些无奈地开口道,“大人,既然无事我就先回去了。”

  没有看到预想中的事情,叶卿卿怎么甘愿?她当即开口道,“夫人,才刚刚用完膳,还是先在这里留一会吧。”

  不然她怎么能看好戏呢!

  “不用了,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墨云锦皱着眉,似乎有些小小的惆怅。

  一听到她不舒服,云殊不由想起昨日她发生的事情,他不由地开口道,“既然不舒服那就早些回去歇着吧。”

  墨云锦也没搭理他,直接抬步就走,只是临走时还嘟囔着出声,“见鬼了,这身子怎么有些痒痒的?”

  本来还有些怀疑的叶卿卿,听了她这句话有些气结,她想要开口挽留墨云锦,只是云殊已经发话她确实不能再去说些什么,无奈之下她只能闭着自己的嘴巴,只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