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一触成婚:权少,领证吧

更新时间:2021-05-06 04:23:29

一触成婚:权少,领证吧 连载中

一触成婚:权少,领证吧

来源:微小宝 作者:静香和胖虎 分类:都市 主角:徐子赵导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触成婚:权少,领证吧》的小说,是作者静香和胖虎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初次见面,正在执行任务的男人将她拉进柜子里躲了起来。 她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柜子本来就小,脑海里还放着和眼前男人在一起的爱情大片!不带这么刺激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好说话。”容寂皱起眉头,手指下意识捏在徐子荞软软的红唇上。 手指间软绵温热的触感直击大脑,容寂收回手,脸上一派泰然自若,但背在身后的手指不自在地搓了搓——这个轻点的动作太过亲密,根本不该出现在他和一个根本陌生的女人之间…… 刚刚那瞬间,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就出了手……总觉得脏话不该从这个女人的嘴里冒出来。 啧,真是见鬼了,怎么从遇上这女人开始,他就状况百出! 徐子荞此刻全然没有一个演员的素养,更遑论容寂的心理素质和厚脸皮。满肚子的怒火和牢骚,被容寂一根手指头轻轻柔柔的一点,全生生憋了回去。 瞪大双眼,徐子荞只感觉被碰触的地方火辣辣的:“你、你……你流氓!” 流氓?容寂愣了一秒,而后玩味地打量这个女人。 因为任务的原因,他化名陈凡在《宿命》剧组里做武术指导,暂时没有跟这位女主角大明星有什么实质接触。可就算只远远见过,但也知道这是个不简单的女人,无论是智商、情商还是被传得天花乱坠的上位史。 没想到,这么……蠢。 “你们最近流行扮纯情?”这个女人也是这里“特殊服务生”的一员,一想到这里,容寂刚刚泛出一丝弧度的唇角又落了下去,竟然有一点说不出的恨铁不成钢。 “对对对,我们最近不仅流行扮纯情还流行扮纯情小处女!”徐子荞愤怒地扔开手中的抱枕,一边难耐地拉扯衣领,一边放弃似的嘲讽。 领口敞开没有束缚的感觉让徐子荞火热发烫的肌肤更加渴望微凉的空气。 “男人恐怕都是神经病吧?一方面嫌弃女人不给你们碰,出轨都有正当理由,另一方面又嫌弃女人太开放了不干净……”徐子荞朦胧的视线落在容寂好看到奢华,却总透着凉薄味道的俊脸上,“不管是高高在上的财阀太子爷,还是贩夫走卒,甚至是……绑架犯。” 容寂对徐子荞的话不置可否,在他看来,这两种男人都是懦夫。而为生活所迫的男女可以救赎,对诸如徐子荞这样只为轻松光鲜的生活出卖肉体的人,他的确看不起。 徐子荞已经无力地瘫靠在沙发里,急促的喘息着,她此刻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挣扎着甩开身上的束缚上。 雪白的脖颈,性感的锁骨,若隐若现的胸前风光以及时不时从贝齿红唇中溢出的无助呻吟…… “老实一点。”容寂伸手把徐子荞越拉越开的上衣一把拢好,脸上的表情更显严肃。看来这女人的酒意上来了。 “……嗯,好凉!好舒服……”容寂的手不小心擦过徐子荞裸露的肩膀,立刻被已经完全陷入迷茫的女人一把抓住,捧到脸边,像可怜巴巴的小狗一样,蹭来蹭去。 对这种神一样的发展,容寂颇感无力地抽出手按了按鼻梁。 好不容易找到的救赎突然就被人抢走了,徐子荞茫然地抬起头,木讷地盯着容寂半晌,突然紧紧抱住容寂的腰:“别走……别走……” 一手拎着徐子荞的衣领,一手巧妙地用力掰开紧紧缠着自己的细瘦胳膊,不知道她是不是完全丧失了理智:“徐子荞,能不能听到我说话?” 在情欲和理智之间奋力挣扎的徐子荞艰难而缓慢地点了点头。容寂感觉到了她的回应,立刻推开她,后退一步拉开距离:“那你现在听我说……” 感觉到手的“猎物”又要逃跑,徐子荞的理智顿时崩断,不耐地朝容寂伸手讨要拥抱,奈何她和容寂之间的实力差距,堪比银河。 有什么办法,可以留住这个人,可以让她不那么痛苦?对了……钱,这是个为了钱刀口舔血的男人,钱可以留住他:“别走……我、我有钱……” 这个女人是不仅要卖还要买?而且还把他当成卖的? 胸口气血翻涌,容寂有点后悔刚刚没有一手捏死这个女人。 腰上一紧,容寂低头无语地看着这个跟树濑熊一眼赖定自己的女人,看来她不单单只是简单的醉酒了,应该是吃了某种含有催动情欲成分的药物。 ……不知道是她的客人给她准备的,还是她为客人准备的。 “真够玩得疯,什么东西都敢碰。”不管是哪一种猜测,容寂都非常不悦。 “妈嘞个把子!老大,晚了一步,他逃了。”紧闭的房间门再一次打开了,剃着平头的男人一把推开门,“害得你亲自引开他们,结果屁都没捞着!对了,你没事……吧……卧槽!” 沈澜见识过无数出人意料的情况,却第一次这么惊吓惊恐以及……惊喜!老大抱着一个女人……这气氛,有奸情! “你……唔……”容寂回头,正欲说些什么,冰凉的唇上陡然袭来一阵火热,容寂生平第一次,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徐子荞火热柔软的嘴唇焦躁地从容寂的脸颊滑过,落在他冰冷的薄唇上。容寂的嘴唇薄而冰凉的触感让她无比喜欢,张开没有焦距的双眼,迷蒙如迷路的小鹿。 一时呆住的容寂被沈澜两个连升了几个调的“卧槽”二字惊醒,一把拉开徐子荞。 “荞……荞女神!”随着容寂的动作,露出徐子荞那张辨识度超高的美艳脸蛋,沈澜只觉脑袋嗡嗡响,“我……我女神……果然好美……” 容寂推开徐子荞的大手还未收回,闻言又猛地将人拽进怀里,挡住门口的视线。 这个笨女人之前挣扎撕扯,衣服早已经松松垮垮地搭着,凝脂一样细腻的肩膀白得晃眼。 “滚出去,关门。”容寂头也没回,冷冷地吩咐。 “啊?哦哦哦,关门关门!马上关门!”沈澜一时间脑子转不过来,抖着双手逃命似的摔上房间门。 容寂看了眼依然奋力缠着自己的女人,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道了声“抱歉”,抬手就朝着徐子荞的后颈,利落一挥。 迷糊中徐子荞还有意识,只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被容寂的手刀砍中脖子后,她第一感觉是无比庆幸。 自己终于可以不用再做出丢人的事了,而当昏迷前最后一秒,触及到男人腰侧冰冷坚硬的物体时,她又觉得自己倒霉到家了! ——枪! 而门外的沈澜眼神飘忽,一会儿傻笑今天运气太好了,竟然见到了荞女神本尊了!一会儿又傻笑那出了名对男人女人都不假辞色的石头、冰山、性冷感容寂容首长,还不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出任务的时候抱着个女人吻得……等等! “卧槽!老大你个禽兽,染指我荞女神!”房间门再一次被猛地撞开,发出一声巨响,砸在墙上摇摇欲坠。 只听沈澜声抖着手指,嘶力竭地大喝,“你……你竟然不是个gay!!!”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