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总裁的霸道小娇妻

更新时间:2021-04-17 06:06:43

总裁的霸道小娇妻 连载中

总裁的霸道小娇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安仅词 分类:都市 主角:格斗恩 人气:

《总裁的霸道小娇妻》是安仅词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总裁的霸道小娇妻》精彩章节节选:总裁的霸道小娇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在独孤夜寒从独孤青松出国以后就一病不起,活不了几年,独孤青柏念着一份微薄的亲情倒也不至于赶尽杀绝,再等几年也不是不可,只是白头发一日多过一日,有些等不及了。

看着独孤夜寒的样子,最不淡定的倒成了南宫清雅,这茶中定是有文章的,要是这个老东西真的毒死了独孤夜寒,那么牵扯进来,张多少嘴都说不清了,要是在因此暴露身份,十年的计划更是弹指间灰飞烟灭了。独孤夜寒明明知道这个茶不能喝却还这么悠闲,到底在想什么。

疯子,大户人家里没有正常人。一群疯子。自己疯也就算了,能不能不拖累群众演员一起提心吊胆。

南宫清雅不知道哪里来的脾气,反正她就是不高兴,甩开独孤夜寒的手,却又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生怕他开始七窍流血然后立马翘辫子,整个房间里的人再把他的死嫁祸给她。总之她不爽,觉得又吃了哑巴亏。可是这个亏分明是独孤夜寒吃下去的,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独孤夜寒看到柴静的样子,嘴角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他第一次觉得独孤夜寒这个身份不那么让人厌恶,要是一直有人像柴静一样因为某种目的接近他,这种生活还挺有意思的。至少还会有人在乎他的生死,他的安危。他的委屈。如果她真的是为了钱,娶了她应该也不错。反正独孤家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

“小姑娘,你这不高兴的表情是给谁脸色看那?“独孤青柏早就发现了南宫清雅脸上的不悦。

独孤夜寒心想,坏了。老东西也发现了柴静不是寻常女孩。

“大伯….“

独孤青柏打断他:“你别说话,我问她那,区区一个助理这么没规矩。“

“独孤董事是说我?“柴静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柴静…“独孤夜寒警告似的一声低吼,压抑的情绪就想要把她撕碎。

“就是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独孤青柏瞪大了眼睛,看起来震慑人心的威力。

“助理,独孤总裁的助理。“她没情绪的回答。

“不怕我吗?这幅表情对待长辈太没礼貌了。”独孤青松愤怒的拍了下桌子。身旁的人惊出一身冷汗。李真也颤抖着不敢抬头。就连身边的独孤夜寒也微蹙着眉头神情变得警觉。

“我为什么要怕你。我又不是你侄子。”南宫清雅扑哧一声笑开:“关于礼貌的问题,我想我这一脸公式化的表情并无不妥,只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南宫清雅直视独孤青柏眼神中没有丝毫的胆怯。

突然,独孤青柏站起来:“你就不怕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南宫清雅也站起来:“独孤董事的意思是辞退我吗?这个我不怕,没了这份工作我也能活下去,要是独孤董事还有其他意思,那我更是不怕,毕竟我命似蝼蚁死不足惜,可是独孤董事不同,独孤家族不同,因为一条贱命影响了独孤企业的社会形象这笔赔本生意独孤董事您是万万不会做的。“

独孤青柏没有一皱,心中忐忑。男人瞧不起女人,是因为女人善良感性,男人害怕女人,通常是因为这个物种是经过坏男人改良过。

“柴静。”没等气急败坏的独孤青柏开口,独孤夜寒已经拍案而起,愤怒的像是一匹野兽:“柴静,你哪来的胆子在这里放肆,滚,给我滚,现在就滚。”

“咳咳…咳咳…咳嗽….”咳嗽声夹杂着急促的呼吸声,冲击着人们的耳膜,南宫清雅觉得委屈明明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而他尽然这么畏惧这个老不死的,她抿抿唇,一言不发的走出包厢。

包厢中依旧回荡着独孤青柏的咆哮声,只是这些声音却听不清晰,想必独孤夜寒这个病秧子又在唯唯诺诺的道歉吧,明天的新闻报纸上会不会就登出一条新闻,独孤集团少年总裁惨死,死因不明。不过这也和自己没关系了,充分的不在场证据,萍水相逢谁管他。纵使南宫清雅一直这么想,脚却还是不听使唤。还是好奇那杯茶里到底下了什么药。

她不知不觉走到桃花源的废品室,正好四下无人,她在身上拿出一个汽车钥匙一样大小的遥控器,靠着墙壁在背后朝着监视器的方向按了一下,遥控器上的指示灯变成绿色,她在高跟鞋的侧面抽出一根细小的铁丝,在门锁上捅了两下,一转门锁,门开了,南宫清雅走进去,找了一身服务生的衣服穿好。

电梯刚刚到了三楼,一打开,澜包厢的客人正好走出来,独孤青柏后边跟着两位董事,只是不见了,李真和独孤夜寒。南宫清雅迅速的背对的方向走过去,躲在墙壁的拐角,等着独孤青柏进了电梯,才左顾右盼的走出来,迅速的跑到澜包厢去,服务员正在收拾餐桌,茶壶中的茶水被倒进垃圾桶,而李真和独孤夜寒并不在房间中。

南宫清雅拿出手机,走到以为服务员的身边急切的说:“有没有看到这个雅间中的那位小姐啊,她的手机落下了。刚才也没见她做电梯下去。”

“哦,她去楼上的住房部了,好像是四零一。你上去看看吧。”

南宫清雅点点头,心中多了些担忧,独孤夜寒不会死了吧,那个女人去伪造犯罪现场,毁尸灭迹,会不会把他直接化成一堆脓水,太残忍了。南宫清雅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

事实证明,多数害怕的时候都是被自己吓得。

走到房间门口,她接下脖颈上的丝巾,遮住脸颊,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这种习惯是从接受特种训练时逐渐养成的。

而药效已经开始发挥,独孤夜寒全身燥热,他突然觉得人生好讽刺,自己解救了一个身陷囹圄的人,而谁又能解救自己?眼前这个迫不及待同他共赴云雨的美人,他去不愿碰他分毫,原本就是一个没有节操可言的人,只是这样推给自己的人怎么样都觉得肮脏。比自己更加肮脏。

李真伏在独孤夜寒的身上,解开他衬衣的纽扣。

“不要碰我,何必再一个活死人的身上浪费时间。”独孤夜寒推开她,李真不说话却再一次的凑上来,一件件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人终究还是动物在多的理智在丰富的荷尔蒙面前也无济于事,面对身体剧烈渴望的生理欲望,也顾不得洁癖这样虚无缥缈的情绪,独孤夜寒终于忍不住像是饿狼一样扑上去,他把几近赤裸的李真压在身下。面容严峻,阴厉的眼神能洞穿心脏。声音冰冷:“这是你自找的。”

突然身后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独孤夜寒立即一个翻身,把李真压在自己的身上,果然门被打开,冲进来一个穿着服务生衣裙的蒙面女人,李真愣了下。

这是谁?一个疑问在独孤夜寒的心中升腾起来,自从遇到了柴静他的生活还真是一下子精彩起来了,总是有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就连独孤青柏这样的人也为老不尊给自己下起春药来。

“滚,我不想打人。”南宫清雅不屑的指指李真。突然看到衣衫不整的两个人,有点局促。

她心中叹息,不是吧。这什么情况,是不是多此一举了,那现在要灰溜溜的出去吗?怎么有种脸红心跳的感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