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沐阳奇事

更新时间:2021-10-16 07:49:12

沐阳奇事 连载中

沐阳奇事

来源:落初 作者:一画书生 分类:灵异 主角:庄子老三 人气:

新书《沐阳奇事》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一画书生,主角庄子老三,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民国乱世奇事奇人不断,我今儿给您讲的就是我听我爷爷从小给我讲到大的一个故事,这故事真切,让我知道了这民间阴阳先生的一些能耐,什么阴债,什么花钱续命,凡种种奇绝鬼事,真是闻所未闻,兴许,我这一番话,能让您知道窥到这一丝天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冲啊!”

此刻每一个人都卯足了气力往前冲着,因为他们知道,此时等候在道路两边的人早就急不可耐的等待着他们的到来,仿佛现在耳边都可以听到人群的欢呼声一般。

“怎么感觉怪怪的!”三疯子心里嘀咕着,按他平时的状态是不会出现这种不安的,只是此时却不知道为何这不安那么的强烈,这难道跟七叔公的传承有关?三疯子胡乱的想着!

“兄弟们卖把子力气!溪关到了,加把子力气!拿个第一啊!”石头大声的吼道。

“咚咚咚咚咚…”鼓点越来越密集了!像是倾盆落下的骤雨,仿佛是吹响了冲锋的号角,吼的人热血沸腾的!

“呦吼!”胖子在后边起哄道。

“甩开膀子喽!给西院点颜色瞧瞧了!”三疯子丝毫不怕惹祸上身的说道。

还别说,这时候挑事还真是管用,东院的小伙子一听那便是卯足了气力冲向前去。别说真还超了过去!

“咚咚咚!隆咚咚咚…”西院的战鼓擂动,像苍狼咆哮,又似巨猿怒吼!像是愤怒着想要毁灭这天地一般。

“哥几个甩开了膀子,今儿晚上我请吃酒!”刘斌也是不落下风。

“吼吼……”众人低声咆哮着,像是蛮荒而来的猛兽。

好家伙这下可热闹了,两队互不相让,都是你追我赶的,那战鼓擂的动天地,像是两只下山的饿虎,咆哮嘶吼着谁都不愿意慢上半分。

只是气力这个东西还真不好说,你说他弱上几分他还真就弱上几分了,不是说你努力就能赶上的。

随着擂鼓越来越靠近下一个庄子,三疯子的心情越是有些难以名状的压抑!只是他不明白这种压抑缘自何处!

“兄弟们,稳住气力!溪关马上就到了!!”三疯子此时像个指挥官,更像是发泄那种压抑。

谈到溪关可就不得不说下这溪关老城了,溪关又名西关,地势狭长,依水而建!城内道路多狭窄,颇有些南方小城的感觉。每年的战鼓擂一过这溪关也就算是提前分出了胜负,因为这城中道路极狭,每次只能容一辆战车通过,基本上超车的可能性不大!可也正是这样才多了几分刺激。

由于溪关地势的缘由,所以这战车在进入溪关之前也是卯足了劲!都是争着第一个先冲进去!这不禁就多了些看头。

“妈妈!来了没?来了没?”好些个小孩焦急的问道。

“不要急!你听这声音!马上就到了!”大人在一旁解释着,顺手的把孩子往身边拉了拉。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战鼓声像是像是天空的乌云一般!带着本身所独有的节奏自天边就压了过来!像是洪水一般倾泻而下。

那种声音的震撼像是一场洗礼,自上而下由内而外的洗礼,不容许任何人拒绝。

“看!来了!来了!…”众人欢呼着吵闹着。

见着这万人空巷,所有人都挤在街道两旁,你压着我我叠着你,都是想探出个脑袋来一睹这一年一度的战鼓擂。

虽说这些景象在他们的脑海中早就不止一次的浮现,可是当真正的这天来临的时候,别提这帮孩子心里有多大的成就感了。

“呀呀呀!!”一个小孩骑坐在父亲的肩头兴奋的手舞足蹈着。

“你说那是谁家的孩子,长得结实,模样还不错!”

“可不是说了,我看你们家那二闺女跟他也是蛮配的。”

“可不是了,老早就我就托媒人去说亲了。”上了年纪的大妈在一旁讨论着。

“啊!冲啊!冲啊……”只见一群不大点的小孩学着模样,在人群外也是奔跑着。

……

“这感觉真是太他妈爽了!”听着周围人的赞许,三疯子心里发出了感叹!

见这溪关的村民这么热情,这群小牛犊子便是更加的卖起力来。这崎岖不平的道路硬是给他们走成了平地,也不管那额上的汗水是否淌进了眼睛。只听那锣鼓震天响,擂鼓声如雷。

这两辆战车便是开始了争夺战,气力不分上下的两队此刻都是如同猛虎扑食一般,不容许别人抢先分毫!甚至连想都不可以。

你争我夺变得白热化起来。

在这狭窄的巷子里战车奔驰的力量早已经不再是双方争夺得的重点,那擂鼓声开始占据着主导地位!只听那乌金战鼓嘶吼着,带着黄土高原的那般厚重与凝实,却又处处张扬着霸道,就如同那乌金战鼓上雕饰的蛮兽一般!给人不怒而威的感觉。

战车像是草原上奔腾而过的马群,风驰电掣又裹挟着惊雷,像是战神怒,苍龙吼!又似是诸神临世!战鼓擂仿佛要在这惊天的鼓声中达到高潮!

最让三疯子兴奋的还不止这些,最兴奋的是他们现在正稳居第一的位置,虽说只是暂时的,但是这也意味着东院当定了今年的擂主。

只是这西院哪里能同意了,一直在不断的找着机会试图超越着,两车像是两只猛虎一般撕斗在一起,互相嘶吼咆哮着。

细看这处在下风的西院更像是一只不断隐忍,等待时机的狼,在慢慢的等待着最好的时机,只等那时机一到,便要一口咬断猎物的脖子!

溪关城内虽说道路狭窄,可是并不代表着所有的地方都狭窄,稍宽些的巷口还是有那么几处的,只是现在这些巷口都挤满了来看热闹的人群!想要弯道超车,难度还是挺大的。

可是这刘斌生性要强且好面子,前些日子他可是有些个颜面扫地了,今天这战鼓擂他可是视为背水一战的。

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灭亡,见着时机到了,这刘斌便是吼了一嗓子,架着辕便是冲了上去,见着带头人改了方向,一众西院的小伙子也是卖力的想要超越过去。

两辆战车就像是撕咬在一起一般,擂鼓手更是将膀子抡圆了挥的起劲。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两方互不相让,陷入了焦灼之中。

“这追车,可是好些个年头不见了!”一古稀老人兴奋的说到。

“可不是了?上一次见也有个十来年了吧!”旁边一中年男子应到。

“可不是,这些年气血弱了不少!”

“老爷子我看未必,您看今儿这群后生就没有一个差的。”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道。

溪关的百姓见着这两车互相追赶撕咬着,也是好不兴奋!忘我的大声吼叫着!助威着!呐喊着!真恨不得自己上去也参合上一下!

“哎!那是谁家的小孩?”不知道谁吼了一声,可是这吼声在这呐喊声中显得太微不足道了!

可能是大家都太关注这战鼓擂了!都忘记了自己身边的孩子!

只是哪怕这石头跟刘斌都看到了道路中冲出来一红衣小孩,可是要停下这战车谈何容易了!而且凡是这战鼓擂的车手都要尊古训,不得停车!

这战鼓擂的古训是方圆几里的庄子都知道的事了!如若出事那便是红丧。

尊着古训,无奈之下两车都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冲!

这可怜的小孩就像是落入了洪水之中,像是一片叶子,来回的动荡漂浮着!像是柔弱的小羊羔落入了冲出蛮荒的牛群之中一样!

那飘散的殷红像是寒冬的的傲梅!凌寒独自开。

每一个人都想伸手拉上一把,可是太快了,根本就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人群刹那安静了下来,气氛变得有些肃杀,就连这热火朝天的战鼓擂都不能融化掉这严寒。

三疯子跟在车后,脑海中一片空白,似乎他又看到了那只蛮兽,看到它口中叼着一个小孩,那殷红色布满了他的视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