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婚蜜宠:病娇鬼王太凶猛

更新时间:2021-03-05 01:41:54

鬼婚蜜宠:病娇鬼王太凶猛 已完结

鬼婚蜜宠:病娇鬼王太凶猛

来源:落初 作者:肌绯 分类:灵异 主角:冷汗宁玉 人气:

完结小说《鬼婚蜜宠:病娇鬼王太凶猛》是肌绯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冷汗宁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女人,你睡了本尊如何补偿?”半夜醒来,床边竟躺着帅的人神共愤尊贵非凡的鬼王。他说是我睡了他,还要我负责。  天啦噜!  我坚决否认:“我明明就没有睡你!”  他手指勾着蕾丝边的小内内,甩着圈儿,阴笑道:“幸好,本尊保留了证据。女人,你只有一个选择,给本尊生个鬼太子!”  哦NO!“有第二个选择吗?”  “有,让本尊睡够一百次!”【甜蜜蜜的宠文,一对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魏琴死了?

为什么会这样?

这几天,小女孩也只是想害我,并没有殃及无辜。

况且,昨晚帝弑天明明把那布偶给毁了,隔壁的魏琴怎么会出事?

走廊上,传来好几个女生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啊……救命啊,死人了啊……”

“魏琴死了,啊……快报警啊。”

“血,呜呜……好多血!”

我立即起身,穿上鞋子跑出去看。

露露把我给拦下:“别去……她的床位全部是血,太渗人了,早知道我就不去了。”

小艾从床上露出头来:“唉,怎么回事?”

露露坐到小艾床上,白着脸,压低声音道:“隔壁宿舍出事了,魏琴死了?”

小艾惊道:“死了?”

我坐到小艾床沿,低声问:“怎么死的?你知道不?”

露露摇头:“不知道,她们宿舍第一个女生醒过来,看见了,吓得光着脚丫子从宿舍里冲出来,我也是好奇,站在她们宿舍门口看了眼,那地上全是血,没敢细致看。”

小艾:“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露露摇头:“她们宿舍的女生就四个,处的挺和睦,在说魏琴人不错,实在想不出是谁!”

小艾眸光转向我,没在说话。

我知道她心里担忧。

过了一会,门口熙熙攘攘传来借过声。

露露偷偷把门打开一个缝隙,我瞄了一眼,看见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把魏琴抬走了。

路过我们宿舍门口时,白单突然打开。

我看见魏琴披头散发,脸色乌黑发紫,眼睛瞪得很大,眼球凸出,死不瞑目。

当我目光移到脖子上,看见一圈红得发黑的掐痕,那掐劲,几乎把她脖子内拧断,血就是从脖子处流下来的。

看到这,我的心脏停止跳动,整个人都懵了。

她身上套了件白色长袖睡裙,裙子上全是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在走廊上落下一条血线。

露露瞬间把门关上:“宁玉,别看了,晦气……”

宿舍另外两个女生起床了,叫林琳和向岚。

向岚看见我和露露站门口,白了我们一眼,不满到:“大清早的,嚷嚷什么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露露想顶回去,我扯了扯她的衣服。

在这所大学里,有很森严的阶级化分制度。

穷学生和富学生分化的严重,我们宿舍也一样。

林琳和向岚两人家庭富裕,眼高于顶,看不起露露和小艾这样普通家庭的‘穷学生’。

自从一起住进这个宿舍,几人的矛盾一直没停止过。

譬如早上起来洗漱,我,露露,小艾要先让林琳和向岚上洗手间,用洗手台。

又譬如,晚上洗澡的时候,她们两人用了才准我们进去。

更过分的是,她们内衣内裤都要小艾洗。

露露劝过几次小艾,让她别洗。

小艾Xing格比较软,说顺手帮忙洗一下衣服,换来以后宿舍的和睦,没关系的。

此前,有韩子枫给我撑腰,她们不敢为难我。

现在,我想她们已经把我划分到穷学生的行列里。

露露斜着眼睛看林琳和向岚慢慢香香的起床,两人边商量着下课后去那里血拼,晚上去那个夜店嗨皮。

等到她们走去洗簌,露露直接翻了个大白眼,抱怨了句:“昨天晚上死的为什么不这两,真是烦死了。”

我瞪了露露一眼,怎么能诅咒人死呢!

小艾赶紧劝声:“小声点,一会又要吵架了。”

“怕啥,我真的受够了。”露露重重的踹了一脚门,回到自己床位上。

小艾把我拉到角落里,担忧道:“小玉,魏琴怎么会死的呢?”

我摇了摇头,皱眉:“我也不知道!”

小艾看了露露一眼,见她折被褥,没注意我们说话。

她声音有些颤抖,明显是害怕的:“你说会不会是那个小女孩……”

我赶紧把她的嘴捂上:“嘘……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小艾眼睛露出惊恐,点头。

……

上午下课后,我走出教学楼,准备回宿舍。

刚到教学楼楼下,韩子枫站在我面前。

他好像刻意在等我,等了很久。

看见我,他脸上露出微笑:“小玉,妈妈说好久没有见你了,让我带你回家吃午饭。”

我看了他一眼,他清俊的脸上憔悴了许多。

韩子枫的妈妈一向不喜欢我,每次见她都没给我好脸色,怎么可能会让我回他家吃饭。

我直接拒绝了:“不了,我下午还有课。”

我直接从他身边绕过去。

路过他身边时,他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他眼眸有丝受伤,质问我:“小玉,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他还反过来质问我。

我冷笑着反问他:“为什么变成这样,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到底那里做的不够好,你说,我一定会改!”

“呵,改,你别搞笑了韩子枫。”

他抓着我的手腕很紧。

我一吃痛,猛力甩开他的手,没有挣脱。

“放手!”我怒道。

“小玉,我喜欢你十年了,我们就快举行婚礼,在结婚前两天你却悔婚,你告诉我为什么?”

我觉得跟他无法沟通,他都和付莉上床了,还问我为什么。

如果说我没拍到他们上床的画面,可能是假的,是我做的噩梦,是幻觉。

我可明明拍到了,帝弑天也是真实出现过。

我瞅着他的手,生气道:“你自己做过的事,还问我为什么?韩子枫,你别这样无耻好吗?”

见我如此倔强,韩子枫转变态度,卑微的恳求我。

“小玉,如果你觉得明天结婚太急促,我可以推后,云岛的酒店和别墅我延长一个月,我给你时间考虑,我们一个月以后在结婚。”

我冷冷道:“不用了,云岛的租金是全市最高的,不用你破费了,我们之间不可能了。”

韩子枫见我一再拒绝,双目血红,变得暴躁起来。

“为什么你一再拒绝我,难道你移情别恋了?是谁,那个男人是谁?他对你比我好?还是能让你在床上俞仙俞死?”

中午十二点,正是下课的高峰期,教学楼前人来人往的,韩子枫和我此前在学校里是公认的一对。

我们在教学楼下吵架,很多人促足凑热闹。

我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不要脸的话,我认识他十年了,一直看不透他,今天终于本Xing暴露了?

我愤怒的甩开他的手:“韩子枫,不要把我对你的容忍,当成你不要脸的资本。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见面。”

再也不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