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谋杀调查社

更新时间:2021-05-05 08:07:39

谋杀调查社 连载中

谋杀调查社

来源:落初 作者:氼夏 分类:灵异 主角:白盛蓝舒儿 人气:

《谋杀调查社》作者:氼夏,灵异类型小说,主角:白盛蓝舒儿,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在M市茂密法国梧桐树下有一家名为‘谋杀调查社’的侦探事务办公处,调查社内包揽了全国各地的优秀行政人才,秉承着高服务、高质量、高薪资的‘三高’谋杀调查社在成立不久之后就被人们广而熟知成并迅速成为M市侦探领域独一无二的金字招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盛厮的话明显大大地出乎了蓝舒儿的意料,“难道你都不好奇是谁吗?”

此番说话期间白盛厮已经将墓碑前前后后都擦拭干净了,他将脏了的纸巾丢进塑料袋,“他错开这个日子就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我既知道他想法就更没必要特地候着他。”

蓝舒儿站在白盛厮身后默默守着白盛厮与他那好友说话,她越瞧着这墓碑上的照片越觉得眼熟,这张遗照的主人剃着平头,浓眉大眼样貌端正,照片中的他带着一副金丝边的圆形眼镜,从他外表看来鹿建川本人生前很是文质彬彬的模样。

“冒昧问一下,这鹿建川是如何逝世的?”常年在国外生活的蓝舒儿向来直言直语,好在那么多年过去了伤痛渐渐愈合,白盛厮并没有怪罪她反而津津乐道地说起鹿建川的功绩。

“知道为什么鹿建川后七年没有消息了吗?”白盛厮忽然说话,“他原本是与我们一块儿警校毕业的,老鹿出事也是在我们大学毕业当日发生的。”

“老鹿是个很优秀很优秀的人,只要是他身边的人无一没被他身上的光彩所掩盖,我也不例外,唯一的缺点就是他太***见义勇为了,当日有个别系的女生要跳楼自杀,那时我们一行人正巧经过那个教学楼下面,老鹿不顾一切爬上八楼要救人。”

“后来问了那姑娘才知道其实她根本就没想跳楼,只是要唬下面的男朋友,可老鹿不知道,我清楚地记得,在老鹿刚登上顶楼时就下起了雷阵雨,那天的暴雨下得很大很大,老鹿为了救人却在楼檐边上滑了一脚,说来讽刺,要死的人没死,救人的人却从八楼摔了下来。”

白盛厮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显得沉重,反而有一种看破尘世一切的坦荡,蓝舒儿听他的阐述忽然记起近八年前在报纸上看到的一起案件,当时的大标题写的好像就是:M市XX警校英勇救人不幸坠楼身亡!

“你们警校是不是XX?”蓝舒儿问道,直见白盛厮点头之后蓝舒儿才确认心中的猜疑。

当时这场事故惹得无数家媒体蜂拥报道,当年这件事在网上引起了巨大的舆论,网上千

万人议论这件事,舆论一边倒地为救人者谋不平大力声讨跳楼的女孩儿,那女孩儿经不起如此大的议论,在事故上报的第二个星期日在家上吊自杀了。

那场事故是蓝舒儿回国度假的第一天发生的事情,她记得当时自己还和她前男友讨论过

这个案件,因此记忆犹新。

“节哀。”她将手轻轻搭在白盛厮的肩上轻轻道了一句节哀,她在国外的家里有管家有保姆,两点一线的蓝舒儿人际交往几乎为零,这让她有些失落,她想说些好听的话让他高兴些,可除了节哀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白盛厮见蓝舒儿这般低落反而咧嘴笑了,捏了蓝舒儿的苦瓜脸“你是不是傻子,和你一点关系都没的事情你难过个什么劲,况且你也无须为我难过,那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就释怀了。”

“切,你才傻子,不,你是大笨蛋!”蓝舒儿皱着眉头挥手甩开了白盛厮的手,使劲揉了揉刚才被捏过的地方,“你知不知道女孩子的脸不能乱捏的,捏多了不紧致了懂不懂啊。”

一言不合两人又开始斗起嘴来,白盛厮一个白眼翻给蓝舒儿,甩甩手要离开了,“我又不是女的我怎么知道,就你还女孩儿呢,一点儿女孩儿的精致都没有还敢说自己女孩儿。”

“我精不精致你说了算吗,我一开始还奇怪呢你那么优秀怎么至今单身,我看你这二十九年真的是凭实力单身的啊,你可真棒。”

白盛厮反击,“我警告你,今年刚过二十八岁好吗。”

“不就差了一年吗,就你这种说话态度,就算再过一年到了二十九岁肯定也没女朋友,我就不信哪个瞎了眼的姑娘愿意和你过!你等着瞧吧。”

“可以啊蓝舒儿,我就问你赌不赌。”白盛厮被眼前的小姑娘戳中了命门,作为一个男人居然被一个女人说不行,这口气不管怎么说一定要争回来,“赌谁先找到真命天子,率先找到的那一方无条件获得对方十万元礼金,我就问你赌不赌!”

蓝舒儿嘴角不屑一笑,她举起手中的手机,播放出了白盛厮刚才说的话,原来蓝舒儿不知不觉当中已经将白盛厮的话给手机录了下来,“行,这是你说的,咱们赌期就截止到你二十九岁生日前一天的23:59,大丈夫说话一言九鼎说话算出,拉钩。”

“切还拉钩,小屁孩儿。”虽嘴上不饶人可他还是伸出手与蓝舒儿拉钩,截止到此时,两人的争吵终于彻底结束了,而这个赌注也在两人拉完勾之后的那一秒开始了倒计时……

回到车上白盛厮将随车携带的矿水丢给蓝舒儿,“喝水。”

“你这个人…怎么偶尔好心给别人关心也是命令式的。”蓝舒儿原本确实渴了,从咖啡厅出来之后就没喝过水,可现在一听到白盛厮说话,蓝舒儿就像是叛逆期内的孩子一样,他说要喝她偏说不喝。

只是她说完就后悔了,自己渴了是事实却偏偏要与白盛厮对着干,好像自从遇上这个白盛厮自己总想着要和他对着干,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怪毛病。

白盛厮手机上正操作着导航,垂眸一边操作着手机一边对蓝舒儿说“你这丫头别逞强了,你今天早上到社里之后只喝了半杯咖啡,看你这样也不是喝酒的人,到晚上的局上只有酒和果汁,你最好现在多喝一点矿泉水免得直接喝果汁发腻。”

他始终没有抬头,只听到身边传来一声塑料瓶盖打开的声音,白盛厮嘴角微微一抿。

晚上白盛厮将车开入了198酒吧旁边的地下私人车库,这私人车库与酒吧相连通,后来一问蓝舒儿才知道这家酒吧是白盛厮一哥们儿开的,所以他们聚会才会常常选择在这个地方,而也因为这样198的地下私人车库对白盛厮永远开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