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我的温柔小师叔

更新时间:2021-10-21 03:25:34

我的温柔小师叔 已完结

我的温柔小师叔

来源:落初 作者:水痕花信 分类:仙侠 主角:云深武功 人气:

完结小说《我的温柔小师叔》是水痕花信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深武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新书《火爆女仙:绝色炼器师》期待支持,戳作者其他作品即可,么么哒~)失去记忆的柳飘絮,身负长生不死之秘,一入江湖,天下大乱,各方诡计,纷至沓来。好在身边有个惊艳绝才的小师叔,翻手为云覆手雨。如何将小师叔吃干抹净,是柳飘絮这一生为之奋斗的第一目标。柳飘絮:君已长发及腰,不知嫁我可好?小师叔:不嫁,只能我娶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哎唷,小嘴挺甜!原来是云深师兄的徒弟呀,那我就放心了!”黄衫女子似乎松了一口气,笑容也更真切了。她很自然的挽起我的手,话匣子打开来,就跟查户口似的恨不得把我祖宗十八代都给打听出来,但可惜的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祖宗姓甚名谁!

黄衫女子歪着头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柳眉微蹙,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我好奇,就问:“师叔有何指教?”

黄衫女子咬了一下嘴唇,像做了什么重大决定,说道:“你给我的感觉很像一个人!”

“嗯?”

“凌波!”云深猛地清喝一声,阻止黄衫女子说下去。

凌波,原来她的名字叫凌波。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叫道:“谁?是谁?你想起了谁?”

云深面无表情的盯着凌波,凌波迟疑了片刻,最后摇头道:“说了你也不认识。”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知道?”

凌波皱了下眉,把我的手指一根一根的从手臂上掰下来,有些不高兴:“我可是你师叔,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我很不爽,但还是没表现出来:“抱歉,飘絮失礼!”我心中腹议,我们好像才第一次见面吧,看在云深的面子上才叫你一声师叔,摆什么臭架子!

“走吧!”云深打破这一瞬的尴尬,我跟在他二人身后默默地走着,心里始终想着凌波所言的那个人,也不知走了多久,最后还是没憋住,脱口问道:“师叔想起的那个人是不是阿雪?”

两人同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我,云深两道剑眉都拧到一起,恨不得能夹死苍蝇。凌波轻轻摇头:“我不知道你口中的阿雪是谁,你也别多想了,就这样吧!”

就这样是哪样啊?我颇为痛苦的扶额,不是阿雪又会是谁呢?难道真是我想太多了?不是我想太多,那为什么云深要阻止凌波告诉我?不行,一定要打听清楚那个人到底是谁,不想让我知道,我就偏偏要知道!打定主意之后,我拍了拍自己的脸蛋,绽开一抹笑容,迅速跟上云深与凌波的脚步。

已经快到中秋了,山野上的枫叶红得像火,沿着溪水两岸是一片片金灿灿的小麦。玄清谷,或许应该叫玄清村更合适,现在,我就穿梭在金色的麦浪中,稍远的地方种着不少果树,几个果农正在忙碌。

我跟随凌波沿着溪水溯流而上,来到一栋古朴又不失精妙的小宅院前。凌波说:“我义父,也就是你师祖,这几日要准备祭酒节的事情,到晚上才会回来,你先休息休息,明天一早还要拜见祖师爷呢!”

我转过头,看见云深已经上了石桥,往溪水对岸去了。“是!”我很恭顺的答道,心里超级不爽,我这是被云深抛弃了吗?被抛弃了吗?抛弃了吗?

“师叔,什么是祭酒节呀?”

“快丰收了,我们要祭祀酒神。”

丰收和酒神有关系吗?“丰收不是祭祀后稷吗?”话一出口我就愣住了,后稷是谁?我认识吗?我挠了挠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驱散掉,管他是祭酒节还是祭水节,和我都没有半文钱关系,还是洗洗睡一觉比较靠谱。

凌波将我安排在她房间的隔壁,说靠近一点方便照顾。我风餐露宿了大半个月,囫囵吃了点东西,就问凌波要了热水在屋子里泡起来。

一束白光照在黑暗的尽头,光芒下有个白色的人影徐徐前行,我拼命地追,却是怎样也追不上,恍惚间,那人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我。周遭忽然腾升起浓密的白雾,将那人的模样掩去。我冲过去,想抓住他问个清楚,却是怎样也抓不住,他就像幽灵一般若隐若现——看不清,摸不着,猜不透!

“你是谁?”我大声呼喊,那人好像听不见,又转身远去了。“喂,等一等,等一等,等等我啊……”

“别走……别走……别离开我……”

眼角有些湿润,有些冷,我缩了缩脖子,就越发的冷了!我猛地睁开眼,屏风外散落几点斑驳的亮光,原来已经黄昏了。

浴桶里的水已冷掉,果然是太累了,洗个澡都能睡着!我擦了把脸,把眼角的泪痕抹掉,这个梦的感觉很不好,我讨厌离别。我按了按太阳Xue,脑袋又开始痛起来,真是,这头痛的毛病越来越不消停了!

“阿嚏——”我去,不会着凉了吧!

“阿嚏——阿嚏——”

我深吸一口气,穿好衣服,开始擦头发,这时候门外传来脚步声。我抓起搭在屏风上的一件披风穿上,透过窗缝儿看见来者是凌波,就走过去开门。

“师叔你好!”我倚着门笑道,手里还拿着毛巾擦着头发。

凌波走过来推着我的肩膀把我推进屋:“快些把自己收拾好了,村长回来了!”

“村长?”凌波见我不明就里,又笑道:“就是我义父啊,你师父的师父,咱玄清谷宗主君天凤君大宗师!”

噗!我被凌波这一席话给逗乐了,敢情这真是玄清村啊!我突然万分期待张老头的这个君师弟来。玄清村村长,这名头够响亮,哈哈……

“师叔,你说这话师祖他老人家知道吗?”

“你说呢?”凌波朝我抛来一个媚眼,吓得我浑身一抖,差点没用云深给我匕首招呼过去!特么太魅惑了,我是女的啊,是女的,女的,凌波师叔你这是闹哪样?

“切,一点也不经玩!”凌波翻个白眼,坐到屏风前的小圆桌旁等我。

我迅速擦干头发,把自己收拾妥当,顺便把张老头交给我的黑木匣子揣到怀里,然后就随凌波前往君天凤的书房。

一路上我脑袋里都回旋着凌波叫的那声村长,以致于见到君天凤时,一声“村长你好”险险脱口而出:“村……师祖你好,我是柳飘絮,云深师父新收的徒弟。”我顿了顿,凌波憋着笑,肩膀一抖一抖的就快忍崩了!

“飘絮拜见师祖!”

我跪下来,眨巴着眼睛望着书桌前的看书的男人,我要尽量表现得乖巧一点,这样以后的日子才能好过一点。后来的事实证明,不管我在君天凤面前表现得多乖巧,他也不会搭理我一眼。

眼前之人须发尽白,穿着和张老头同款的灰色道袍,气质上却与张老头有天壤之别。张老头随Xing张狂,一点也不注重外表,眯着眼笑起来,就整个一色眯眯的糟老头子,他那身道袍也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但眼前之人不同,虽须发尽白,但皮肤保养得相当好,光看脸完全看不出年岁。

君天凤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拿着书的右手指节分明,整个人就像从画里走出来的谪仙。衣服好不好看果然还是要看长相啊,长得好看自然穿什么都好看,我心里想着,这个人年轻的时候一定是全天下最英俊的男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