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魔神帝道

更新时间:2021-01-11 08:51:18

仙魔神帝道 连载中

仙魔神帝道

来源:落初 作者:耳东帅 分类:仙侠 主角:鲁白发 人气:

《仙魔神帝道》为耳东帅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妖魔鬼怪三千问,仙神帝佛蒙头冲,道在心,人俯首,至尊尽头谁为尊;凡,一言问天,指手万年;逆,诸天不归,永无止境;道在尽头是沧桑,沧桑过后两茫茫,生死卧,借酒一杯销心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世间是否有仙,一直以来都是众生疑问,可如今,竟真实的显化于世人面前。

“这是多么的不可置信,仙门无缘无故的,开了!”

咆哮怒吼声从无尽地域深处传来,修炼了一辈子,执着了一辈子,却见到如此情景。

散布在天空的裂缝并没有消失,仙门真的开了,并且不是被推开的,而是被轰隆的一声,打成了碎片轰开了。

氤氲仙气从破碎的仙门中冲了出来。

“我们感受到,那是一片苍茫大世,能令我长生不老。”

真正恐怖的存在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看向了仙门,看向了雷霆巨眼

“可是,那个存在,顷刻间令我覆灭于世间,我又该做怎样的抉择!”

说是迟,那是快,仙气却从不会停留,只在裂缝口一闪而过,便消失踪迹。

谁也不知道仙气的到底去了哪里。

“吾要谁成仙,谁便是仙,吾之一眼,便是世间,苍天,只此一回,你若再忤逆,定抹杀于你再造苍天。”猪生狂虽然是瓶淡的自言自语,却有着睥睨天下之气,根本不将天放在眼里。

转而,他看向迷茫的鲁孤生道“在吾身边侯茶,予你一世天地。”

哗啦!

天空裂缝中的雷霆巨眼也有动作,似在回应,却无明显之意。

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件情真的发生了,怕是任世间尊贵无比的人也绝对想不到,有刚刚起步修炼的人一举成仙。

成仙,这个无数历经千难万险的修士做梦都想达到的境界,只要长生,便可长生。

而此时此刻,真实发生另类成仙。

更为恐怖的是,这种事不是发生在一个近仙存在的大人物身上,不是发生在一个为了成仙等待了千百万年的老怪物身上。

而是发生在鲁孤生的身上,怕是做梦都想不通。

一个十六七八岁的男孩,只是初入武徒境界的凡俗少年,此时此刻,立地成仙。

一缕缕仙气氤氲而落,从虚无中窜出,直接冲进鲁狐生的身体,从头到脚,奇经八脉,五脏六腑,周身穴位,贯彻而过。

猪生狂在此时露出一丝的笑容,这才是真正的开始而已。

一夜暴富的之人迷失自我不识他人,一朝之间得到无与伦比的力量天下无敌因此心态失衡。

更有心魔心灵种种令人误入歧途,就算是如仙人那般强大的存在都会被心魔控制,丧失自我。

不过是一个参照,猪生狂即便是失忆也明白这一点。

想要做他的侯茶童子,需要资格,若不是看在日后东荒仙主的面子上,鲁孤生他都不会去记忆。

“也算是你的幸运。”猪生狂言语

成仙的仙气已经在鲁狐生的身上有了反应,仙气,就算是一缕也会令众生杀个血流成河,何况是一个人成仙的仙气。

此时的仙气霸道的不断改变着完善着鲁孤生的身体,转生天狐血脉本应该是藏在血脉深处,此时也被发掘了出来。

而猪生狂也非常的清楚,若是没有他的出现,鲁狐生的天狐血脉,会在被杀死后觉醒,而后令其彻底的蜕变。

“九尾天狐,这个种族,也是极其强大的种族,与九尾天猫,九尾天鸠共称九命族,神秘的规则笼罩,能起死回生!”

猪生狂很自然的说出这样的话语,好像这些事情在他这里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似得。

可是,若是他的这些话让别人知道,让知道点滴内情的人知道,定是两眼放光。

这句话,蕴含的信息量太大了。

只是这个世间,能够听懂猪生狂这句话的人实在是没有。

并且,你若是仔细理解猪生狂醒过来以后,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觉得是非常的奇妙,不知不觉中,就会有某种感觉。

只因为,猪生狂的每一句,都是天地至理。

就好比此时的猪生狂,一语赐仙,天大的事件在此时发生了。

“这!”

鲁狐生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达他此时的心情了,那样的强大,好似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能抵挡他分毫的了。、

是真的变强来到,变得无比的强大。

他说不出此时的到底是什么感觉来,只因为这太过于惊世骇俗。

想不到,自己为什么就突然间拥有了这么强大的力量了,难以理解,解释不通。

若是说此前他能拿起一指头大小的石头,那么此时鲁狐生,便能撼动整个星球。

从质的变化。

“举手投足之间,我能毁灭掉这个世界。”鲁狐生高兴而迷茫的自语,力量来的太突然了,而且太强大了,突然强大让他无所适从,很不适应。

“何为仙,仙者,登天也!”

始作俑者猪生狂自然是感受到了来自仙的力量,并不在意,说到底,在他的潜意识里,仙不过是另一个开始。

“在真正的仙人面前,众生不过是蝼蚁中的蝼蚁罢了,可在吾面前,仙,亦不过如此!”

从始至终,猪生狂救没有看过别人,除了那一眼看天之外,他的目光,始终在鲁狐生的身上打量。

这个世间没有人能伤的了他,从骨子里他就是这样认为了,唯独可惜的是,猪生狂自身出了大问题,力量缺失,记忆更是片点不留,对于他的过于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记不清。

可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点,有些东西已经彻底的定型举手投足间便能体现出来。

而有些东西,即便是发生了什么,也不曾改变,眼睛,连个世界互通的通道,连接着灵魂,有着记忆的体现,曾经发生的事情,全由双眼见证,所以,猪生狂的眼睛,拥有遮不住的光芒。

更有骨体,骨子里的性格,骨子里的动作,猪生狂就是这样,随意间的动作,都是存在他的骨子里的东西,这些东西,天荒地老都不曾变化。

强大与否,不是谁说了算的,而是事实证明如此。

“轰!”

鲁狐生看向了石敢当,只是动了一下念头,人已经被他抓在了当面,凌空紧紧的将之束缚。

“就是这个人,要抓我娘亲,杀我身体,该死!”

“这就是仙人的力量,太强大了,现在,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家人。”

鲁狐生看向父亲,鲁屠户还在被围攻,生死垂危,身体被血染红,一道道深深的刀痕白骨都出现了。

“爹!”

鲁狐生一声大叫,疯了一样的冲了过去,满腔怒火。

“给我死,去死吧,都去死吧!”

有个中年人手持大刀,准备偷袭杀死鲁屠户,现场的变故太突然了,还没有反应过来。

可是,刚刚出手的中年人,不敢相信的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

仙人出手了,事实意义上的仙人出手了。

哗啦!

中年人刺啦的一下,在鲁狐生的挥手之下,竟然化作了一阵风沙,消散在空气中,那个人,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狐生?”

鲁屠户感觉自己的儿子在此时那样的陌生,同样不可思议,怎么可能突然之间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甚至在他的心中,他还认为这不是他的儿子。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不可能。”

贾豹两腿颤抖,眼睁睁的看着手底下一个武者化作风沙消散,万念俱灰,连后退跑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就那么,死了,不,不可能的,就是仙人也做不到如此。”

贾豹至今还不信,认为这是幻觉,鲁狐生,生活在猪笼村的都知道,根本没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你怎么可能突然之间拥有这么强的实力,我贾豹不信。”

“是他,村长,是他,就是那个白头发‘老头’,都是他,是他在搞鬼。”石敢当一直与猪生狂厮杀,更是对猪生狂说过的话非常清楚,十分确定鲁狐生的强大跟猪生狂有关。

“呵,生死不过一场梦,生生死死而已,看淡,看清,自然无谓。”

猪生狂站在原地,始终不懂,不去看这些人表态,自与他无关。

“杀!”

贾豹疯狂了,他知道突然变得如此强大的鲁狐生,一定不会放过他,面对死亡的威胁,更是听到了石敢当的话语,便将目标转向了猪生狂:“只要你死了,他的力量救会消失,去死吧!”

说罢,贾豹手提长刀用尽全力,疯了一样的冲向了猪生狂。

“鲁狐生,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直到此时,始终在旁边观战的几位才反应过来,满脸茫然,惊呆了的表情,实在夸张。

“是啊,鲁家老二只能养猪,不可能有此等实力才对啊。”

这个变故生的太突然了,没有任何征兆,强大的无根无萍,诡异无比。

“贾豹要完了!”

有一中年人看向近乎癫疯的贾豹,叹了一口气道

“他也是够倒霉的,怎么就有了这等变故了,我看,这一切的根源就在那白头发白发‘老头’身上!”

“氤氲之光,这是,典籍中记载的,仙气?”

远处观战的两个东荒宗弟子,见识自然不是凡俗之人所能比的,根据古老的典籍记载,他们看出了鲁狐生随意打出的是什么,仙气。

“不行,这件事太大了,必须立刻马上禀报宗门,加上刚刚天空异样,我怀疑,”

另一个东荒宗弟子结巴了一下道“不可能,怎么可能。”

“等会,再观察观察,说不定还有什么大收获呢!”东荒宗弟子摆了摆手,内心激动,表面默不作声。

“嗯”另一个东荒宗弟子点头

“去死吧!”

鲁狐生对贾豹怨恨急了,都是他,将父亲伤的如此重。

哗啦!

随着鲁狐生随手打出的仙气,贾豹一个念头之间,便被抹杀,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甚至,其手中的颤抖都粉碎。

“狐生,老二。”

鲁屠户不停的咳嗽,这一刻的鲁狐生对他这个父亲来说,最是陌生。

随手杀人,无情,冷漠,疯狂,这种突然掌控力量后的失控,鲁屠户不仅仅不兴奋,而且非常的担忧。

咳咳!

鲁屠户伤的很重,不停的咳血,却依旧坚挺的支撑起身子,怒斥道“听下啦,不要再杀人了,你会走火入魔的,会成为杀人狂魔!”

“停下来,你听到没有!”鲁屠户滴血站起身子

“呵!”猪生狂微微一笑,总算是有了明白人,不过心中念道“可这力量有如魔障,走不出来,终究会毁了自己。”

“终极力量,也不过是一场梦罢了,看淡了,看清了,自可驾驭!”

侯茶,猪生狂保证,他随意的一招手,一开口,天地之间不知道有多少无上人物跪地侯茶。

他赐予鲁狐生如仙的力量,也不过是异常考验,若是后者醒不过来,他只能摇头罢了。

“得力量容易,可得一颗心,难啊!”

“你,我爹不知道去你家猪圈为你镇压了多少回猪乱,到此时,你竟然听贾豹的命令,对我一家出手,该死。”

鲁狐生确实要癫狂了,已经迷失在的力量中,掌控人生死的力量,只要他想,要谁死谁就死。

杀人,只是他的一个念头罢了。

此时,他指着一中年人心动杀念。

“我,狐生,不,仙人,小人错了,小人保证再也不会了,求仙人饶命,求仙人饶命!”

中年人弃刀跪地求饶,额头上都磕出了血,可他还是狠狠的磕头,只求饶命,不想死,贾豹的下场他看的清楚。

“死!”

鲁狐生毫不犹豫的动手,双眼慢慢的竟然有了血丝,逐渐的变得通红起来。

哗啦一声,跪地求饶的中年人彻底的消失,死了,直接被抹杀在空气中。

鲁狐生已经入了魔怔。

天空的仙门的裂缝还在,只是谁也不敢靠近,因为在哪裂缝处,有一双雷霆凝聚的眼睛在窥视。

“他娘,快点唤醒狐生,不然,狐生会走火入魔的!”

鲁屠户不如修士大门许久,虽然没有经过正宗的修炼,但也知道的很多,入魔,一个人的会变得嗜血甚至有时候连自己的亲身父母都杀。

“什么入魔,狐生,杀,将这些坏人通通杀死,到时候,我看谁还敢打我们一家的主意!”

鲁氏不是仁慈之辈,况且跟了鲁屠户半辈子,骨子里也倔强,这些男人惦记她已经很久很久了,还记得年轻的时候为了怕被惦记,他甚至都没有打扮过,乡野村姑,错过了自己最好的年华。

都是这些人,所以,打心底里,他想要杀死这些人。

看到儿子拥有此等力量,恨不得立即杀死这些人。

“你这毒妇,你会害死老二的!”鲁屠户双眼泪花蠕动,就是此前刀砍脊梁,杀出白骨,他都没有流泪,可鲁氏这句话,令他悲愤。

鲁狐生仿佛是听到了鲁氏的心生,转身,两眼血红的道:“娘,放心吧,今天,他们都会死。”

澎!

仙的力量无穷无尽,随手之见,大地覆灭,区区凡人,自然不在眼里,鲁狐生再次出手,一次只杀一人,地面更是裂缝百出,颤动不已。

令人恐怖的实力,根本没有可比性。

“醒醒吧,狐生,不要再杀人了,他们该死,但也要你有相应的实力之后再杀,你此时的力量,只是虚妄,走火入魔,会成为魔人的。”

鲁屠户真的垂泪,不是他不想让这些人死,而是他不能让这些人此时被儿子所杀。

“生生死死一梦罢了。”猪生狂似有看戏的态度,淡漠而视,看着场中的情景,叹这世间之事奇妙无比。

“一念之仁,一念之恶,世间纷扰也不过如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