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剑修行录

更新时间:2021-01-12 11:10:30

剑修行录 已完结

剑修行录

来源:落初 作者:云居雁 分类:仙侠 主角:云雁秋千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剑修行录》的小说,是作者云居雁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现代凡女被仙剑劫持到异界,卷入仙魔纷争,浮世洪流。结缘、结怨、结宿命悲欢。行路迢迢,唯愿凌层云一渺,俯仰寰宇:剑道、人间道、我心之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东南紫霞经日月,西北万剑握太虚。

北斗论剑山与南斗问道坛,是神州唯一两处道门新晋修士的学习修行之地。占地皆广大辽阔,道典珍器无数,藏龙卧虎人才济济。

除了部分家学渊源深厚的修仙家族弟子和浪迹天涯的极少数散修外,绝大部分想要求仙访道,入门进阶的修士都会聚集此两地。

神州历史上出类拔萃,惊才绝绝的大能们,十有八九都有在论剑山或问道坛学习磨砺的经历。

而这南斗问道坛分为天府、天梁、天机、天同、天相五院,与大陆五国名遥相呼应。

五院在高级修炼范围内各有所长,但在金丹之前的修行教学却相差无几。是以新晋的弟子们,多按照各国出身地进入院门。到成丹之后则以自身情况考虑是否换院进修,也有因家族考量或私人原因在筑基时提前转院的。

问道坛宣扬南斗神州法修道统,对内较力北斗剑宗,对外抵抗酆州魔族。名义上虽五院一体关系牢不可破,但也存在相互比较排斥炫耀,抢夺弟子与资源等破家务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修士这个群体,眼高于顶,固执己道,狂妄自傲甚至贪婪残暴者大有人在。使得问道坛这样聚会大陆各国优秀修士之地,也滋生着万股暗流涌动。

各院精英真传对于弟子选择多在成金丹期前后进行考量。因精英弟子关系着各院的脸面与实力乃至传承,而天灵根弟子如无意外,金丹必成。其资质逆天修为迅速,但又非常稀缺。以致在问道坛历史上曾发生过多次五院抢夺天灵根进行比斗之事。

比斗之时又陆续参合了某些国恨家仇,夙怨新愤,导致撕破脸流下血都是小事了,有几次还闹了个伤亡惨重。痛定思痛的问道坛经过议定,才有了这“不得抢夺天灵根弟子,而是五院共参,有缘得之”的规矩。

这天机院和天府院,一个擅长炼器,一个擅长炼丹。其技艺在整个神州都是顶尖存在。天机院所制造的武器,连北斗那群桀骜不驯的剑宗修士,都经常冒着巨大危险,穿越酆州死海来挑选购买。

两院虽然掌院修为都只到元婴,却是被许多高阶大能礼贤尊重的存在。

而现在徐泽龙自己选择了院门,也算种缘法。本来兴致勃勃,现在略显尴尬的余下四位“师叔师祖”们虽然个个脸黑到锅底,却都默默,不再作声。

倒是那圆脸满面红光老头呆了半响,最后一个才反应过来,顿时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好孩子好孩子,我名杨一笑,道号灵虚,掌天机院。座下已有真传弟子两名。”

“来来来,我带你先入内门,待你筑基成功,便是我天机院第三名真传精英。哈哈哈,看来今年运气不错啊。”灵虚志得意满,急急拉起徐泽龙就要携他跨入两仪门。暗想进入两仪门,分院后便尘埃落定,那四个虎视眈眈的家伙就再也无计可施了。

“仙师,我同来的两个朋友还没有测灵根。”徐泽龙眼见云雁金灵儿还没有去处,不愿立刻离去。灵虚道人愣了下,回头看了看云雁等人,便停下脚步,对着光柱前测试的黑袍道人猛下催促眼色。

云雁只觉得一股大力把自己从人群队列里拽了过去,凝神一看已在光柱之中。光柱缓缓转动,片刻后,照出一团相互缠绕的彩色光芒。

“云雁,暂无修为,金火土三灵根。杂质适中。。夷?”黑袍道人顿了下,仔细朝光柱里看去:“竟然还有条这么细的水灵根。是金水火土四灵根,可入外门,如能筑基便入内门。”

这样的伪灵根在神州众多修士群中,扔个花盆都能砸死好几个,所以在场大部分人眼皮都没有抬下。而有些人因被天灵根打击,见着云雁是低劣四灵根,便升起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满足感,以同情或鄙视的目光偷偷瞄了几眼她。却看不到云雁此刻心中的狂喜。

她一直担心自己会象玄狰说的那样,没有灵根入不了仙道,却不料自己竟然是有灵根的!管他什么灵根,只要能修仙不做凡人,被人一指头戳死就好。欢喜雀跃之情表露,她低头有点得意的看了那黑豹一眼。

却听见玄狰瓮声闷气的传音:“你本来就个没有灵根的废物,别那么得意,你的灵根是主上给你劈出来的。笨蛋!”

“傻!要不是当时你不知好歹死命挣扎,也不会是现在这四灵根,笨蛋!”

装成小猪大小火云兽的玄狰,用屁股对着云雁,传音里却凶巴巴折腾个不停,却被英招飞扑到背上一阵猛啄兽毛乱飞,发出吱吱的惨叫。

二兽同属天璇剑卫,因凛紫的联系,彼此传音向来都是能相互听见的。虽然为玄狰的话所惊讶,但看它如此狼狈,心情极好的云雁忍不住:“噗——”地笑了出来。

这一笑倒把周遭人的目光全吸引了过来,看向她象是看着一个傻BI。从来没有一个修士被测出伪灵根还笑得如此开心的。

“这还笑的出来?奇人啊!”

“看她骨龄都二十多了,这么大龄了也没有修为,还是个四灵根,啧啧。”

“待她开始修炼就明白了,我看呐,筑基都难。”

“也许一辈子就混在外门种灵植养灵兽什么的了,哎,可怜。”

“那也不一定,此女长得也不简陋,万一哪位大能就好这一口提携下。”

“有理,我听闻天府院的韦真人,手下畜了十来位伺妾,那个个长的啊。。”

“话说那个天同院的张道士也……”

“叽叽叽。”

“呱呱呱。”

“叽叽叽叽!”

“呱呱呱呱!”

“……”

“金灵儿,金丹期修为,无,无灵根??可入,那个可入。”听到黑袍道人有点抖的声音,在场众人目瞪口呆瞪向平台中央的光柱。

“四灵根怎么了?”金灵儿站在光柱中,圆圆漉漉的大眼在叽叽呱呱们身上一点点看过。

因为光芒笼罩,她俏丽无双的小脸面无表情,竟然带出几分让人不敢直视的威慑感:“我没灵根还不是一样金丹?不只是金丹,以后大乘都可以修,哼!”

“你是以武入道?你是剑修!”那名叫清虚的道人冷了脸色,上前一步,一道闪着精光的凌厉目光狠狠的压向金灵儿。

“我知道你们这里不喜欢剑修。”金灵儿神色自若,挥了挥小手象在驱赶一只苍蝇:“但你们这儿好像也有剑修院的,叫……叫什么……我忘记了!”

“云雁我们去那里好了。”说完她对周围不再理会,蹦跳到云雁身边,象只小猫一样拖住云雁的手轻摇:“不要管徐泽龙那个叛徒!”

“我不是……”徐泽龙大急,却被灵虚一把拖住:“这孩子,天机院又不是牢房,你随时都能出来找她们玩啊。”

“我说清虚你就别为难一个金丹期小辈了嘛,由她们去好了。那仙迹崖也就是个摆设,折腾不出什么来。”

清虚道人死死盯着金灵儿半响,闻言便哼了一声垂下眉目,没有再找岔子。周围的几位“师叔师祖”们心里却是雪亮,知他刚才以合体期修为威压金灵儿,但不知为何并未奏效。

此间修为最高的掌院都没有讨到什么便宜,自己也不用去找不痛快。当即御起法器灵兽,冲入天空四散离去。

……

瞬间又冷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