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蚀客日记

更新时间:2021-10-13 03:38:05

蚀客日记 连载中

蚀客日记

来源:落初 作者:云端肥肉 分类:玄幻 主角:方亦浮冰 人气:

《蚀客日记》为云端肥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六百亿陷于混沌的灵魂,八千个承载传说的世界,二十万找寻未来的蚀客。  人类社会的终点,叫做“幻想”。  在科技极致的末世中,残存人类面临着对“存在”的抉择——当虚幻的世界足够完美,还有没有必要去坚持守住真实的未来?  主人公方亦,一个蚀客中出名的“麻烦”,在迷茫之中追寻着决定答案的浪漫。  去往未见之地、相遇未见之人、获取未见之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霜印儿委屈地怒视方亦,显然觉得方亦这打法非常卑鄙无赖。

方亦耸了耸肩,叹了口气:“你太心软了……”

反而给我添了麻烦呀。

方亦无奈地从霜印儿手中拿过冰刃,朝着同样在小声议论的人群伸出左臂,然后突然以锋利的冰刃朝着自己的手臂砍了下去……

那些茫然疑惑的目光化作了惊惧,又随着一声清脆的断裂声,转变成了惊叹。

霜印儿瞪大眼睛,以一个非常暧昧的姿势,上前抱住方亦的手臂仔细打量。

那冰锋斩下的力道显然极大,不然也不会磕断轮状冰刃的一角。她对自己所塑造出的东西有信心,坚固程度虽然比不上真正的金铁,但也和骨器相差不多,配合上不俗的锋利度,哪怕是以投掷的方式也足以切开“爪卢”的鳞甲,更别提以这种猛烈的劈砍了。

但是,方亦的手臂上,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那甚至不是皮肤的损伤,而是冰屑的残留……

“你、你……”

霜印儿以一个呆滞得非常可爱的表情盯着方亦,但是眼神却好似没有聚焦。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手没断吧?应该没断吧?”

“可是冰刀都断了啊!”

“是啊,就是石头那么敲一下也得疼半天吧。”

先围上来的是布布鲁他们,后面还跟了几个性急的大人,围着方亦啧啧称奇。

霜印儿直到他们把方亦的手抽过去看的时候,才猛然清醒过来,撅起嘴气鼓鼓地问方亦道:“你让我了没?”

方亦好歹不是布布鲁那种憨货,看着霜印儿的神情,顿时明白这是一道送命题啊,如他这般机智,自然知道犹豫迟疑最不可取,立即应道。

“让了一点,那个冻脚的陷阱真是吓了我一跳的。”

霜印儿猫一样眯起眼睛点点头,显然对这个答案还算满意。

“我也很厉害的,就算是大人,其实大多也都不是我对手的。”霜印儿小声补充道。

方亦当然表示相信她的说法。

不过,刚才的那场战斗说起来其实感觉很是敷衍的,最后那一下以身试刃虽然乍看非常惊险,但是仔细想想又好像有很多取巧的法子。于是,大批跃跃欲试的人涌上来,打算继续和方亦搭把手。

方亦干脆应战,在连续以同样的野蛮冲撞战术打翻了两名成年男子后,方亦望着已经开始冷静下来的人群,毫不掩饰地大口喘气,做出体力不济的样子来。

虽然众人并没有表现出被落了面子的迹象,但是方亦也并不是喜欢大出风头的性格,没必要弄个毫无意义的连败十数人之类的幺蛾子事迹来。

方亦用一种带有示弱意味的调子大声道:“现在你们还不信我很厉害,那也没关系,明天我会用带回来的猎物来让你们相信的。”

在众人送上的热烈喝彩声中,方亦朝着霜印儿、布布鲁等人所在的位置过去了.

场地上只冷清了片刻,很快就有人上前,开始借着未尽的兴头,互相招呼着表演起了摔跤、歌舞之类的节目,倒是玩出了篝火晚会的感觉.

还有一些年幼的孩童在边缘追跑着,时不时停下模仿着刚才方亦的逼降动作,去互相抓对方的脖子,结果演变成了非常健康有趣的扭打。

也有几个非常搞事的小鬼滑稽地用掌握并不好的冰霜塑形,做出丑得变形的冰疙瘩,似模似样地叹息一声“你太心软了!”,然后啪嗒敲在自己手臂上,结果痛得大哭。

霜印儿羞恼交加地跑过去,揪着那几个小鬼的耳朵骂了一顿,带他们去找父母了。

方亦则被布布鲁等人缠着开始闹腾。

布布鲁试图在方亦的头上抹上火膏,烧上一阵,好帮助他想起更多的事情来;而珠葭兴冲冲地问方亦要不要留在部落里把她娶了,把方亦吓了个半死;塔固则羡慕地想让方亦当师傅,愿意拿出家里最好的铁器来当礼物,不过不等方亦找到借口拒绝,贝梨就已经非常有书卷气地开始向他普及成为方士所需的资质等知识,把塔固给吓得放弃了这个念头。

至于霜印儿期间跑开了一会,回来的时候笑得十分诡异,藏在后面不多说话,像是偷吃了许多东西变得慵懒的猫一样。

还有其他一些人围了过来,一边给方亦递奶酒,一边夸赞地拍打方亦的肩背,像是想要弄懂这副看起来很普通的身体,为什么会像铁块一样结实。那些拍打倒并没有造成什么困扰,但是不间断的奶酒却让方亦膀胱胀痛,不得不跑了两趟茅房。这冰天雪地之中的秽物处理一直以来都是方亦的一个疑惑,但是在酒精的影响下,方亦也懒得去追究那些并不重要的东西。

等到高脚盆里的火膏都烧得差不多了,方亦还以为这场临时而来的喧闹该走到终点。谁料却被布布鲁他们告知,这种晚饭后活动其实本就是部落里常有的,就算没有方亦引起的事端,平时入夜后的比试、摔跤、歌舞也都不缺。最热闹的是附近的其他部落带着他们的适龄青年男女来走访的时候,那些因为年轻荷尔蒙而引起的争斗往往尤为激烈。

按照布布鲁他们的说法,霜梧部落的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实力一直都是最强的。这是取决于守护神的庇护赐福,霜梧部落的白龙大人可不同于其他部落的普通土地神,而是与传说中的圣灵神兽有关系的强大龙族。

只是,白龙大人所寄居的冰湖周边方圆数百里,物产确实并不丰富,而能够抵御龙威生活在这周围的妖兽,也肯定都不是那种温顺可欺的。这就造成了霜梧部落的生活艰难,规模自然也因此受限。

幸好,勉强算是邻近的那些部落,大多希望和强大的霜梧交好,以求必要时能获取一些驰援帮助,因而时不时前来易物、和亲。

塔固的阿爸、珠葭的阿妈原先就是其他部落的人,供奉的分别是土地神熊有、狸固,后来与霜梧部落的人成家才留在了这里。从霜梧去到其他部落的也有一些,布布鲁的姐姐就在之前一个供奉土地神虎蚩的部落来走访时,和那个部落的青年定下了亲事,嫁了过去。

方亦对这个土地神的存在形式非常好奇,只可惜霜印儿他们也都说不清楚。在他们眼里土地神就是理所当然的东西,哪怕是昆吾的天神,也就是非常强大的一片土地的土地神。

至于所谓对土地神的供奉,听起来也就是方亦所理解的一种提供供品、换取庇护的交换形式。也许有强大的妖兽、妖魔入侵的时候,守护神会显出真身,击退强敌?

不过,很快的,方亦就发现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在火膏几乎要烧灭的时候,一名健壮的汉子吹响了半人高的骨号。所有人的行动都戛然而止,转而面向冰湖方向。一种类似庄重礼拜的氛围顿时笼罩了这片区域。方亦看见有几名壮丁协力抬着一个巨大的冰桶,连带其中已然凝固的血液一起投入了冰湖之中。

“感谢白龙大人的保佑,让我们得到冰雪的庇护……”

在最年长的那名阿嬷奋不顾身的大喊带领下,所有人开始了认真的祈祷。

方亦发现身边几人的后续祈祷词根本就不统一,似乎讲究的只是那种形式与专注。随着祈祷的声响逐渐共鸣壮大,仿佛有鼓声在所有人的颅腔中回荡。

方亦模糊感觉到,每个人似乎都交出了一丝难以描述的东西,汇聚到那冰湖之中。

而后,一个寒气所组成的模糊形体从冰湖上浮现出来,在先入为主的观念配合下,确实看得出巨龙的样子。它像是苍白的魂灵一样,收取了那一丝众人所提供的东西后,稍微显得更凝实了一些。

紧接着,方亦看到那团寒气像是真正的巨龙一样飞腾而起,朝着冰湖那头游了过去。

在先前方亦随霜印儿等人采集燃石的洞口外,龙形寒气短暂盘旋之后,居然以那缥缈之态展露出了鳞爪贲张的气概,如同奔赴决死战场般,猛扑而入!

大约3个呼吸之后,一声惊天的咆哮声从那洞中传出,蕴含着愤怒、屈辱、怨恨、痛苦等等强烈的情绪。那威势令湖泊、大地乃至天空都一并震动,聚精会神的方亦更在那一瞬间被冲击得不由浑身战栗、瞳孔紧缩。

平静下来后,方亦发现量子力竟然直接涨了3点之多,配合先前一整天所积累的,已经达到了39点。只是旁观就能获得这种程度的提升,意味着所触及的位面法则层次极高,不愧是于诸多位面都立于力量巅峰的龙族声威。

不过,方亦很快醒悟过来,这种并非直面的龙吼绝不是量子力暴涨的主因,刚才那种供奉出去的无形之物才是……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信仰愿力么?有点类似……

在方亦所属的“观察者”蚀客阵营共享资料库中,他翻阅过关于不少位面世界的信仰解析文献。大部分信仰的性质更贴近媒介通道,是一种重叠的力量诱导,利用率低、准确度也不高,绝没有他此刻所见的那么干脆、直接、有效。

如果说,常见的信仰愿力像是不同款项的税收,那刚才的感觉则仿佛即刻完成的集资行为。不过,基本属性应该十分接近,甚至可以认为相同。

这个位面还真是奇妙,像是信仰聚合这种通常十分薄弱的法则,居然在这里占据这么表层的位置……

等到这种像是祭祀一样的仪式完成,便宣告了这一天的结束,众人开始陆陆续续地离开湖畔区域,返回各自的冰屋。在没有日升月落的现象作为判断依据的情况下,这个地方的人就是用这种办法来分割每一天的长度。

随着人流乱中有序地散去,方亦不属于这个地方的隔阂感就凸显了出来。他站在原地避让着离开的人群,一时不知道该往哪去,直到那几个熟悉的面孔又凑了过来。

少男少女们刚才丢下方亦走开,却是热心地跑去帮他向族里的长辈进行了沟通确认。霜印儿转告方亦,他这段时间都可以去珊谷姆***冰屋过夜,珊谷姆妈已经得到知会,先回去收拾屋子了;当然,如果他愿意接受布布鲁的邀请,也无不可。

方亦当然不是出于塔固那羡慕的眼神所代表的原因而做出的选择,他只是嫌弃地打量了一眼布布鲁,然后挥手道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