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乱世荆棘

更新时间:2021-10-22 05:04:21

乱世荆棘 已完结

乱世荆棘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月无姬 分类:玄幻 主角:望舒高耸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乱世荆棘》是月无姬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望舒高耸,书中主要讲述了:人怎么会凭空销声匿迹,宝物又如何不翼而飞?所有人都在寻找,谁最先找到,谁又最后得到?她誓不罢休,他死不放手,他们都虎视眈眈想据为己有!命运的天平向谁倾斜,谁就是胜者,胜者为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摘星楼的杀手有严格的等级制度,以星数来命名,一共七星,刚刚从摘星楼出来是一星杀手。而后根据任务的完成情况和大小来提升等级,而在七星杀手之上便是最为顶级的杀手,以星宿来命名,一共二十八名,在星宫的地位已经是极高。

虽然朔望出过不少任务,也都成功了,但如今也才不过六星杀手,虽然在短短四年时间里成为六星杀手已经是进步神速,但对他来说还远远不够。

“原本,按照你的等级还远远不够听取这些机密,但我有心提拔你,也算兑了当年的承诺。”夜辰顿了顿,继续道:“你该知道天权吧?”

朔望点点头,北斗的七位祭司是整个神月教仅次于三御使和教主的存在,他在教中这么多年,对于七位祭司的事知之甚少。原因就是除了开阳和摇光两位祭司在教中之外,其他几位祭司长年在外,不为人所知,只知道有这个职位,甚至连有没有人担任这个职位都无从得知。关于他们的一切都被列为绝密。

唯一确定的是他们都出自揽月阁,一个与摘星楼相似级别更高的组织,能进阁中的人无一不是千里挑一的人中龙凤,天资聪颖,常人难以望其项背。而天权祭司是其中之一。

他对天权一无所知,有些疑惑道:“天权祭司的位置不是一直空缺?”

夜辰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道:“大祭司的位置怎么可能会空缺?只是一直不在教中而已,他一直隐身在极西之地的大漠深处,焚梦一族之中。而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从大漠中赶回来,此刻正在白月城中。你的任务就是将天权祭司完好无损地带回教中,对你来说应该不算难事吧?”

朔望怔了一下,不是为天权祭司,而是为了那两个字,大漠。

见朔望没有应答,夜辰不耐地横了他一眼,他立刻幡然醒悟,道:“明白。”

“但是……”夜辰话锋一转,脸上却多了少见的忧虑之色,道:“驻守在白月城的是天枢祭司,不出意外,天权应该就在天枢的城主府上。不过,天权从极西之地回来,甚至到了白月城,这一路上竟然没有提前向教中报信。若不是月御使的预言之力,到现在恐怕都不知晓他已经回来了。”

朔望仍是不解:“星御使大人的意思是?”

“实话告诉你吧,天权祭司这次回来事关重大,能从极西之地逃出来已经是不易,一路上遭遇了诸多追杀,但还好到了白月城。按道理来说应该不会再出问题。但这件事着实蹊跷,如果是天枢应该会立刻禀报上来才对,除非遭遇到了不测,也许还未到城主府。总而言之,你尽快赶往白月城,将天权祭司带回来。”

“属下遵命。”

夜辰看了一眼一直沉默着立着的星芜,又道:“这件事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为了以防万一,让星芜跟着你一起去吧。她虽然没执行过任务,但实力并不弱。”

朔望的目光投向星芜,刀锋般的眉拧了起来。

夜辰又道:“星芜,你没出过星宫,这次是个绝好的机会去体验外面的世界。但是,你最主要的职责是好好协助朔望,及早完成任务,与天权祭司平安回来。”

星芜心中又惊又喜,虽然自己的职责是监视朔望没错,但这么多次从未让她跟着他出过任务。下意识地预感到这一次的任务与以往都大不相同,恐怕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她点点头道:“星芜明白。”

“那就这样,你们下去准备一下,明日一早出发去白月城。”夜辰将白玉般的手掌轻轻地搭在朔望的肩膀上,又道:“记住,千万别出什么乱子。”

“属下遵命。”两个人齐声告退。

走出天星殿,离天亮已经没多久了,朔望准备回寝殿收拾一下,及早出发。可走出去老远,身后的少女却还一直跟着他。

大漠。

这是他的禁忌。

“你还跟着我干什么?”他回头看着寸步不离的红衣少女,有些心烦意乱。跌宕的心久久不能平复,夜辰的话勾起了他埋藏在心里的回忆,那些被他硬生生禁锢在牢笼里的记忆在这个时候突然苏醒过来,像是发狂的猛兽要冲破栅栏,践踏过他的心。

星芜抬起头来看他,有些迟疑道:“星御使大人说的那些,你可以告诉我吗?”

“什么?”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就是你来星宫之前的事,请告诉我!”她猛然拔高了声音,目光坚定。

朔望死死地盯着她的脸,目光毒辣得仿佛要在她的脸上戳出两个洞来,似笑非笑,带着轻微的讽刺道:“那些陈年还提它作甚?不过既然是星芜大人想知道,要说无妨。”

星芜一愣,心里又后悔起来,她想要的并不是这样的回答。但朔望已经开了口。

十一年前,他正好十一岁。如果没有发生那件改变他一生的灾祸,如今的他,恐怕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山中人。

他本来是一个南方密林中一个名叫半月的普通小山村的孩子,从小父亲不知去向,和着母亲相依为命,时常受到村中另一家人的照料,一个同样无父无母的少年南筱将他视为亲生弟弟。生活本来安逸而平和,却被一群不速之客所搅乱。来者一是极昼帝国的人马,二是神月教的夜辰所带领的杀手,兄长般的少年的身世被揭开,竟然是妖与人结合而诞下的半人半妖,他的父亲是妖中的皇族九尾天狐。

极昼来洗雪狐妖当年留下的耻辱,神月教将目标瞄准了帝国未来的继承者,狐妖怀着怨恨难以平复。三方势力展开混战,整个村子都变成他们厮杀的战场。这一切本来与朔望和他的母亲没有半点关系,却不得不卷入这一场纷争中,宛如野兽嘴下的羔羊一般毫无反抗之力,成为最无辜的牺牲品。

他遇见生命中的第一道光,那个白衣的女孩仿佛是从天而降的神灵,几次救他从虎口脱险。他和来历不明的她,还有无法相信现实的南筱被逼入绝境,开始在黑暗中尽力奔跑,他们紧握的双手仿佛一辈子都不会松开,可一切被斩断在逃出生天的那一刻。

那个时候她的身份是神月教的摇光祭司,他还记得她真正的名字,来自遥远的大漠。

混战的尾声他终于见到了母亲,欢天喜地地要投入她的怀抱中时,那个悲苦一生的女人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他护在了身下,最后一次为他挡下了一切。他至亲至爱的母亲为他而死,他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被斩断,他该如何活下去?他记住了那个杀人者,极昼的太子殿下戾渊,是他倾其一生要诛杀的对象。

为了报仇,为了仇恨。

一场大火焚烬了所有,连同死去的人的尸骨。最后活下来的人寥寥无几,而都成了孤身一人。

当同样失去了一切的狐妖之子要跟着女孩去她最遥远的家乡大漠之时,他并没有选择和他们一起走。他和南筱不一样,即使同样失去了亲人,他想手刃仇人,他却放下了一切。最后他选择了投靠夜辰来获取力量,他和她远走大漠,他们的生命就这样背向而驰,再没有交集。

可当他真的踏上这条不归路的时候,心里却后悔了,再深的仇恨积攒在心里又能有多少,那始终只是一颗孩子的幼小的心脏。

一方面是由于仇人的过于强大,恐怕他这辈子都没有大仇得报的可能,另一方面是这样活下去实在是太过痛苦了呀,与日俱增的痛苦总有一天会挤爆他原本就千疮百孔的心脏。他不止一次想是不是原本做出的决定就是个错误,他的母亲也许并不希望他为她报仇,她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好好地活下去,所以她用生命去保护了他。他后悔莫及当初没能和他们一起离开,而是独自踏上的这一条不归之路。可同时他也无比痛恨他们,为什么当时没有阻止他,哪怕他们说一句留下,他就会真的留下。可他们一同抛弃了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目送着他在风雪里越走越远。

如今再重提旧事,像是要挖出伤口里的溃烂的血肉。他经历这些的时候不过才十一岁,可记忆如此清晰,深如刻骨,只是他没有起伏的声音仿佛在无关紧要地说着另一个人的事,那张苍白的脸依旧面无表情。

一语终了,紧接着的是长久的沉默。

他看向遥远的天边,破晓将至,天地之间有一道亮光,朝霞万千,有一颗星辰却迟迟不愿归去。

再看向星芜,不知道少女的眼睛里是什么时候开始蓄满那些夜露般的泪水,更不知道那些泪水怎么会如此轻易就冲破了眼眶的防御,在她无暇的脸颊上仿佛是两条静淌的河流。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星芜哭泣,那个和他踏上不同道路的她有着比任何人都要明媚灿烂的笑容,古灵精怪,任性妄为,让他有些难以招架。他在星云没什么朋友,没人愿意和一个刀锋般的残酷之人为友,那些和他同样竞争的杀手也因为他太过拼命而敬而远之。唯有她,星御使夜辰的心腹,人人都争相讨好巴结的人,却偏偏对他死缠烂打。

他已经形成了习惯于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性格,孤独如同站在悬崖边上的人,星芜的出现在某些程度上拯救了他,他却从不表露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