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传奇法师的手札

更新时间:2021-01-13 10:44:11

传奇法师的手札 连载中

传奇法师的手札

来源:落初 作者:清闲人 分类:玄幻 主角:巫师布莱 人气:

经典小说《传奇法师的手札》由清闲人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巫师布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位出生卑微的少年巫师……一本失落已久的法师手札……历史告诉我们,每一个人在时代更迭下都只是一朵细小的浪花,巴斯特也不例外。但他很幸运地成为了这个伟大时代的见证者,于是,这幅波澜壮阔的长卷便在我们的面前缓缓展开……友情提示:1.新手上路,请多指教。本小说志在开创起点新流派——劝退流。2.第一卷每章5000+,两天一更。从第二卷开始,每章2000-3000,恢复日更……的计划已随着变成一条上班狗而破产。3.放松就好,希望能给各位冒险家愉快的阅读体验。另外有空一起跑个DND5E团呀,专业吟游诗人,斜眼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距离巴斯特出院已经过去一周了。

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平静,巴斯特继续过着看书学习两点一线的生活。只不过现在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他不再是一个人了,三个脸皮极厚的人不顾周围人的眼光,大大咧咧地和他坐在了一起。

这三人正是布莱亚克一行人,事实上他们所做的事情不仅仅是陪巴斯特吃个饭而已,还包括警醒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最好收起那些坏心思。

当获得利益的途径受到了损害,这些人的一肚子坏水就换了个方式释放了出来——学生之间开始流传着“三剑客变成四天王”的传言。而当他们将关注点放在这个聚餐小团体身上的时候,不难发现这个新来者就是前段时间话题无数的那个巴斯特,便纷纷了然。

于是,投下话题的人看准时机再次把控风向,传言就变成了现在的版本:

“子爵跟前的红人与他的三个跟班”。

无论布莱亚克他们本身如何,但是好歹是贵族之后,将来总会继承父辈的爵位。而一个贵族的骄傲,又怎么容许用“跟班”这样的词来羞辱?

好在布莱亚克三人对于这些流言并不在乎,而事件中心的巴斯特也并不觉得这些话比重新渡过婴儿期更加令人难堪。

所以,四人的泰然处之让幕后散布谣言的人无从下手。毕竟,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流行寿命,等寿命到头了还非要再提起,任谁都能知道其用心了。

说回当下。

国立学院的食堂造型风格像是半身人建筑,只不过大了好几倍:标志性的圆窗、橡木门和粗矮的烟囱。虽然整个建筑的色调中没有半身人鲜明的红瓦白砖,而是更加符合国立学院整体的棕色和灰色。但是它却保留了半身人建筑学中最重要的部分——门上挂着“请进”字样的木牌。

提及半身人,人们总会想到他们的音乐和美食,几乎每一个半身人都是音乐家和美食家。他们虽然是类人种中的亚种,但是他们却是少有的爱好和平的种族。不仅半身人本身非常善良,而且他们也愿意相信其他种族的善良。路过半身人村落的旅人往往会受到他们盛情的邀请,就算拒绝,这些纯真的半身人依然会送上可供路上食用的美味食品。

而“请进”字样的木牌便是半身人好客文化中的一个极好体现。

整栋食堂是国立学院里为数不多有着自己名字的建筑,虽然他的名字意义不明,叫做“白羊蹄餐厅”。

推开白羊蹄餐厅的大门,这里便充满着来自各种食物的馥郁香气,但是并不混乱,相反还能细细品出其中的区别。

一张张排列开来的六人长桌上放着新鲜的水果,而最里面则是几张用以自取食物的巨大圆木餐桌,上面除了常见的谷类制品和主食,还会有各种肉类、时蔬、汤水和饮品,甚至专门有一张桌子上放满了各式各样的餐后甜点。

这些全都是免费提供的。

若是对这层的食物不满意,那么没关系,还有二楼。不过那里可不免费,也不是谁都能消费得起的。

一楼餐厅的角落,子爵跟前的红人与他的三个跟班,正围坐在一起。

安吉斯正一边咬牙切齿地切着餐盘里的牛扒,一边问:“巴斯特,子爵给你送的那套衣服为什么不穿?”

巴斯特正对着面前松软的烤面包和冒着浓浓香气的奶油蘑菇汤发呆,这是他最近才发现的搭配:烤面包酥脆的外皮和柔软的内里在蘸过口感醇厚的汤汁后,会发生奇妙的反应——面包本身的味道在吸饱了奶油汤后,一口咬下会有一种吃下了秋日暖阳的幸福感。

他咽了口口水,一手拿起了面包,小心翼翼地像是在对待一件工艺品,缓慢地移动似乎正提示着旁观者,这是一件极为神圣的事情。

然而,安吉斯用力地拍了一下巴斯特的背:“呦!跟你说话呢!”

面包应声掉入了汤里,溅起的汤汁向着巴斯特袭击而来,然而他却只能无能为力地看着这一场悲剧的发生。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安吉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你看看,这汤可是后厨师傅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啊!”

“安吉斯,我要杀了你这个混蛋!”脸上还沾着汤水的巴斯特从座位上弹起,一把将安吉斯的头摁向了他自己餐盘中那份淋了酱汁的牛扒上。安吉斯死死地抵抗着,双手反撑着桌子边缘,但是吃了猝不及防的亏,一时难以扳回局面,不过他依然不忘放出狠话:“臭小子!你别等我起来!”

布莱亚克习惯了这样的日子,他优雅地将盘中的食物分成一份一份,然后用餐叉和餐刀迅速又不失礼地将它们一份份送入自己的口中。而他咀嚼的动作也很轻微,几乎看不出来。当餐盘中的意面吃得差不多的时候,他用刀叉将预先准备好的一份小餐包切成了片状,一点一点地擦过餐盘上剩余的酱汁和食物碎屑。

整个过程中布莱亚克并不说话,刀叉也只是偶尔发出细微地碰擦,他保持着昂首挺胸的坐姿,认真地将面前的酱汁意面一点一点地解决。而等他全部吃完,餐盘又恢复了干净的模样。他用桌上的餐巾仔细地擦了擦嘴,又仔细地将它叠好放在了餐盘中。

“听说,你已经参加了两天前的阶段考核?”布莱亚克看向巴斯特,一点都不在意他手头做的事情。

巴斯特几乎要把自己整个身体的重量压上去了:“嗯!”

“不觉得有点着急吗?”

巴斯特咧嘴笑了笑:“我有把握,对于我来说这些太简单了。”

布莱亚克耸了耸肩:“只要通过了这个月的考核,你就是三级生了。没必要这么操之过急。”

巴斯特口上反驳:“你们不也是四级生了嘛!”手上又加了几分力道。

安吉斯的鼻尖已经快碰到咖啡色的黑胡椒酱汁了,他本想说自己这样的天才,从二级生到三级生都花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而且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自学了一个月,就能轻松通过阶段考核的。

但是他现在情况不妙,必须得憋着一口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安吉斯不知道的是,巴斯特其实在一级生的时候就已经自学了大部分的二级生课程,而且空闲之余,小家伙时常会溜到二级生的课堂上去蹭课,真正学习的时间远不止一个月。

布莱亚克不徐不疾地回道:“一般来说,二级生要学的内容不算多,主要是选择以后的方向,课程时长确实也比一级生要短不少。可是魔法学院有史以来最快进阶的二级生也花了将近90天,而你,只有一个月……”

巴斯特根本没把这些话听进耳朵里,他的注意力被一个少女吸引了过去。一分钟前,巴斯特余光就发现自己的暴力举动引起了一些就餐学生的关注。本来他没在意,而其中有一个女孩,看不太清,也看不真切,好像和他打了一个招呼,所以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向那个方向飘去。

但当他看过去的时候,却又找不到那个少女了。

安吉斯感觉到按在头上的力道轻了几分,他抓住了机会,猛然发力,一下反转了攻势。巴斯特连忙把注意力收了回来,可是再难回到压制的局面了。双方就这么继续僵持着。

巴斯特小脸通红:“与其和我说这些,不如告诉我,我前几天给你的信,你带给子爵大人了吗?”与其说是一封信倒不如说是一张便条,上面详细写了那位无名医师的尽职尽责,并且表达出了让子爵好好对待医师的期望。

巴斯特刚恢复身体尚还沉浸在喜悦之中时,那位温柔的医师便悄无声息地回到子爵身边复命去了,根本没有机会好好再和医师说说话。于是,这封信便诞生了。

“当然。”布莱亚克笑说:“不过子爵应该还没空看,毕竟他的哥哥快回来了,他还要准备一个宴会为他的哥哥接风洗尘。”

巴斯特脸红脖子粗没有说话。

而安吉斯的头已经越抬越高了,然而下一刻一只大手按在了巴斯特的小手上,微微一用力。安吉斯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就瞬间和牛扒来了个亲密接触。

莱特收回了手:“安吉斯,别闹了。巴斯特,你跟我来一趟,我有事要单独找你。”

说着,也不管其他人的反应,他便起身走了出去。

******

镜子里,巴斯特的身材瘦削,他的头和身体放在一起看甚至有些比例不协调,这其实是他长时间卧床的后遗症,肌肉都有些萎缩了。现在他的身上只穿了贴身的衣物,而旁边椅子上放着的是一套特制的训练服。

旁边的莱特已经开始换自己的训练服了,见到巴斯特还傻愣愣地站在那儿盯着镜子看,便停下了手头的动作,问:“怎么了?”

巴斯特没有回答,他看向同样只穿着贴身衣物的莱特:

这个十六岁的青年,体格已然不下于一位成年男性,接近一米八的身高也容易让人忽略他的真实年龄。莱特没有特别夸张的肌肉曲线,但也算是撑起了身上的衣服,只有在他举手投足之间才能感受到其蕴含的爆炸性力量。

“我们来综合训练馆到底是为了什么?”巴斯特轻声问。

莱特顿了一下,手上继续把训练服套了起来:“我不是之前跟你说了吗?子爵希望我能帮助你进行恢复训练,我看你的身体应该可以接受这种程度的训练了……”

巴斯特面无表情地看着莱特,他很清楚地听到了莱特说话时候的呼吸、心跳,甚至是血液流动的声音。异常的律动让莱特的心脏像是一面鼓,一下一下地敲击着巴斯特的耳膜。

“撒谎!他在撒谎!”

巴斯特却没办法把这个想法说出来,因为他无法将面前这个人与一个说谎者联系起来。尽管只是相处了短短一周,但是巴斯特知道莱特是一个温厚纯良的人,所以,他宁愿相信是自己听错了。

“好吧。”巴斯特挤出了一丝笑容:“那我们快点开始训练吧。”

******

位于综合训练场三楼的训练室里,只有巴斯特和莱特两个人。他们正面对面站着做着活动准备,两人的距离相距不到三米。

他们身上的训练服,这种训练服由紧身而富有弹性的材料编织而成,衣服和裤子分别穿好之后根本看不出其中的分界,完全一体化的设计不仅是为了美观,还有一些更加深层次的考量。整套训练服上,灰色和黑色相互交织着,组成了极具艺术性的图案。

“准备好了吗?”莱特双脚垫步跳了几下,快速地空挥了几拳,连连发出了咻咻的破空声。

巴斯特吞了口口水,方才看着莱特一套套准备动作都做得虎虎生风,他脑袋里闪过了一个念头:“莱特不会想要打死我吧。”小家伙脸色有些苍白,手脚冰凉:“还没。”

莱特收拳站定,活动了一下脖子道:“别紧张,训练很简单,就是尽可能地活动你的全身,而没有什么比对练更能活动全身的了。”说着,他长吁了一口气,摆开了架势:左脚前脚掌点地,将重心放在了右脚上,左手收拳贴于腰腹,右手则五指虚张对向了巴斯特的方向:

“来!”

随着他的动作,莱特的气势无形之中就像是碾压过来的风暴一样,让巴斯特想要拔腿就跑,但是双脚却像生了根一样根本迈不动丝毫。

莱特微微皱眉:“来!你进攻,我防守,没事的。”

巴斯特身体有些不听使唤起来,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莱特学长,这样不好吧。”

莱特气息一沉:“没关系,”他右手旋掌为拳:“我进攻,你防守,也一样。”

话音刚落,莱特右脚猛然发力,强大的推进力将他和巴斯特的距离瞬间缩短,只见他凌空将右拳收回胸前,而收于腰腹间的左拳登时向着巴斯特砸出。一刹那,巴斯特只觉得一座山岳像流星似的向着自己砸了过来。

“小子!别思考!让你的身体自己动!”

乔米毫无征兆地在巴斯特脑海里大喝道。一切随着乔米的出现而变得非常慢,加快的只有巴斯特的思维,然而巴斯特也无法回应乔米什么,这一刻他只能感觉到来自扑面而来的风压刺痛着自己的皮肤。

“拼了!”

巴斯特直接将自己的精神体抽出了身体,下一瞬,时间恢复了正常:

随着莱特气势骇人的一拳,下意识利用了体型差距优势的巴斯特居然一矮身伏倒在了地上,让这一拳瞬间落了空。

莱特倒也算得上是小有天赋的战巫,面对这种情况,他只不过小小地诧异了一下巴斯特的运气,身体则眨眼间就完成了一次极高难度的行动:

原本一直点着虚步的左脚猛然扎稳在了地面,仅仅是换了一口气的功夫,莱特就将重心转移到了左脚上,同时,强大的核心力量使得他可以在这过程中利用着前冲未尽的力道,左拳化掌顺势抓住了自己的右拳,像是抡着一把短兵一般,将右手手肘狠狠地砸向巴斯特的后背。

然而,这一下,巴斯特就好像后脑勺长了一双眼睛似的,在手肘即将砸中的一刻,像一条咸鱼一般难看地翻滚到了一边。

于是,这一下又落空了。

莱特心中疑惑:“莫非,这个小子其实是个天赋极高的战巫?”他甩了甩头,想要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丢到脑后:“漂亮!下面,我要出三成力道了。”

另一边的巴斯特心中暗自叫苦,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这看似轻飘飘地闪躲对于巴斯特来说犹如在刀尖上起舞。当他听到这样的攻势还不到莱特三成的实力,一下就陷入了绝望。

“该不会是真的想要打死我吧。”

巴斯特连呼吸都没来得及调整,莱特又动了:

他小腿鼓起的肌肉像是弹簧一般,瞬间变换了两步,便又重新面对向巴斯特了。莱特摆出了最开始的姿势,而这一次他们距离很近,一次朴实无华的刺拳直冲向巴斯特的面门。

巴斯特的身体只来得及双手抱头,护住身上的要害,下一刻拳头便击打在了巴斯特的手臂上:起先是一阵酥麻,然而夹杂在其中的是如同藤蔓般疯狂生长的刺痛,就连透过双臂缝隙的拳风,都震得脸一阵发麻。

巴斯特一个踉跄,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就坐倒在了地上。双臂传来的阵阵疼痛让他没有办法再继续保持身体自行反应的状态。

然而莱特的进攻并没有停止,他往前迈了一步,训练服上勾勒出了他绷紧的大腿肌肉线条。一个下鞭腿裹挟着呜咽的气流,抽向了巴斯特。

“完了,今天要死在这里了。”

可怜的孩子只觉得现在的一刻无力回天,就紧闭起了双眼,等待着可怕的灾难降临。

莱特嘴角露出一丝微不可查地笑容,然而下一秒,他心中警铃大作,就好像被一头远古魔兽盯上了一般。他瞬间收了攻势,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小屁孩:

双手抱头,双目紧闭,两股瑟瑟,怎么看都不像有任何危险的地方。

正当他刚想重新架起攻势的时候,对于危险的预判让他瞬间护住了身体的左侧,只一秒,一道凌厉的拳风向着他左腰袭来。虽然莱特早有准备,但是当这一拳实打实地打中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团轻飘飘的棉花,瞬间被摧枯拉朽的力量击飞了出去。

这一拳,不仅带来的是火辣辣的疼痛感,莱特左半边身子都是麻的。别说是在空中调整落地姿态,就是滚也没办法滚的好看些。高大的莱特就这么一连跌跌撞撞飞出了将近十米的距离,这几乎快横跨整个训练室了。

来人声音轻蔑,但是在场的两个人都很熟悉:“嘛!那我也用三成的力道咯。”

一旁双眼紧闭的巴斯特等着的攻击并没有到来,转而是一连串奇怪的闷哼和撞击声。当再次有人说话的时候,他下意识地睁开了眼,这一天的这个画面,他将永生难忘:

那是一个看上去身材结实却很苗条的少女,她只是穿着一套贴身的衣服,赤脚站在离巴斯特的不远处。

在巴斯特看来,在她五官精致端正,有着女性的柔美还有着一丝藏不住的英气,最重要的是她看上去年纪不大,白皙的脸庞上依然透露着几分稚嫩。在她细长的流星眉下是一双美丽却不失锋芒的眼睛,鼻梁纤巧挺立,在下面则是一张樱红色的嘴,嘴角微微向上抿着,带着少女特有的狡黠。

少女银灰色的披肩发被梳成了一个干净利落的高马尾,配合着她挺拔的身姿,在训练室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下,巴斯特感觉自己可能看到了一位下凡的女神。

少女发现了巴斯特直愣愣的目光,倒也没生气,脸颊上飞上了两朵淡淡的红晕,道:“巴斯特。”

这个声音巴斯特可以说是非常熟悉的了,但是他不敢相信这就是现实。可是空气里熟悉的香味却又告诉他,这就是事实。

巴斯特只觉得喉咙发干,说话有些磕绊起来:

“萨……伊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