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寡妾

更新时间:2021-05-06 04:26:35

寡妾 连载中

寡妾

来源:落初 作者:都了了 分类:言情 主角:红菊刘张氏 人气:

《寡妾》由网络作家都了了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红菊刘张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朝穿越,却成寡妾。  无心宅斗,却偏入宅门;  无心朝堂,却偏卷是非。  待平定、取自由,守得一亩良田,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  看一小小妾室如何与天争、与地斗;  赢得满疆粮仓、变更历史格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张氏所买白面做出来的馅饼只顶上了三餐,好不容易沾了荤的李孝言再面对腌咸菜便更是入不了口了,就着半碗玉米糊糊死活不肯下咽一口。

刘张氏叹气,在吃过饭后只得再次背着箩筐出了门。

红菊多次张口说陪同刘张氏一起出去,都被她不咸不淡的给拒了,且有意的给她在家里安排了活计,好使得她不能闲着去打两位哥儿的主意。

红菊只觉刘张氏的举动甚是好笑,却也很无奈。想着刘张氏出门前望向西北方眼中所透的焦急和忧虑,摸着空扁的肚子,红菊只觉得自己该动手做些什么。

只可惜……

红菊望向紧锁的大门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一家人对她出这宅院可以说是相当的避讳。

依记醒来的第二天,红菊便想出门转转,了解下自己所处的环境和地理位置,哪想被刘张氏直接给拂了,并言道:“谁家的妾不是好好的在家待着,出这门你是想把李家的脸给活生生的撕去一层是不?!”

看着当时站在庭院同样一脸不认同的李孝竹,和满是鄙夷的李孝言,红菊瞬间懂了,原来,在这里妾是这般的不自由,一辈子生活的地方,也就这么院大的一片天。

看了眼窗**沉的天,红菊摇了摇头继续做手上的活计。

说到底刘张氏这人还算是不错的,昨个儿进她屋看到她红肿的双足,虽然一声不吭的,却是特意寻了件旧棉衣,让她拆了给自己做双厚实点的鞋穿。好在红菊前世跟着老妈学过纳鞋底的,要不还真不知道该把这活给应付过去。

下午,阴沉的天开始飘起了雪花,逐渐越下越大。

早饭没吃早已饥肠辘辘的李孝言很是不满的抱怨,“刘NaiNai怎么还不回来,我都快饿死了。”

李孝竹头也不抬的道:“灶屋可是还有你的半碗米糊,要饿就去吃了。”

“我才不要吃,等刘NaiNai回来吃白馒头。”李孝言哼的一声仰在了椅子上,突然对李孝竹道:“哥哥,那个女人不是还没吃饭吗?把米糊赏她吃了吧。”

李孝竹重重的把手上的书本置在了桌子上,“你可是还知道什么叫礼数?那是父亲的妾室,我们的姨娘,下次见她可不得这般无礼。还有,家里如今比不得从前,可不得浪费一点粮食。”

李孝言撇了撇嘴,“父亲不在了,哪还留得她在,真不知道哥哥你和刘NaiNai为什么还要留她在家里,早些把她卖了还能换点肉吃。”

“你!”李孝竹“嘭”的一声手重重的打在了桌子上,看着言弟的无动于衷,最终还是败下阵来,叹出一口气,“只要她在李家一天,你就得尊称她一声姨娘,这个礼,不可废。”

天已近晚,雪依旧不停的下着,而刘张氏却还是未归。

李孝言吵闹着饿,红菊出了偏房,紧跟着书房内的李孝竹也坐不住的走出来打开了院门。

红菊见状,便拿着一把陈旧的油布伞走了过去,“竹哥儿可是担心刘妈妈?要不我出去找找?”

看着外面白茫茫的一片,李孝竹破天荒的跟红菊解释了起来,“刘NaiNai一向办事利索,早去早回,从不曾这般晚归,眼下雪又下得这么大,孝竹只怕是路上出了什么事。”

才站这么一会儿,油布伞上便积了厚厚一层雪,红菊也不免担心,“竹哥儿你且告诉我刘妈妈去了哪里,我去寻她回来。要是再晚,路上积雪深厚,只怕就更是难走了。”

李孝竹摇头,“姨娘你且先回去吧,由孝竹一人去寻即可。”

真是迂腐,这个时刻还讲究那些有的没的虚无的规矩,想着自己在这个家也算是个长辈,红菊打着伞直接迈出了门槛,“那怎么行?雪下这么大万一有个事儿你一个人怎么能成,告诉我,我去,你要是怕我给你们李家丢脸,且可跟上来告诉我往哪边走。”

李孝竹看着红菊那瘦条却坚挺的背影,眼眸微闪,脚下稍顿却是跟了上来。

走了一段路,红菊看他距自己仍然保持一丈之远,身上更是落了一层薄薄的雪,自责一声便走了过去把油布伞打在他头顶,顺手去拍拂他肩上及头上的雪。

但还不及红菊挨身,李孝竹便是慌恐的向后退了一步,双手作礼,“姨娘请自重。”

什么?自重?!红菊好笑的看着李孝竹还显得很是稚嫩的脸,十六岁,一个十六岁的娃子请她这个前世近四十岁的老女人自重,知道的人道这是避讳,不知道的人还当她是干了多么丧尽天良的猥琐之事。

“哎哟,这不是李家少爷嘛,怎么大雪天的出来了?”宅门巷子里,不知是谁家的老婆子突然开了门,见到这一幕冷不防的打趣。

见二人行事怪异,老婆子不禁探出了头,上下打量着红菊,“咦?这是谁家的小娘子,怎得不曾见过,长得可真是俊俏。我说李家少爷,大雪天的可不得把人家在外面给冻坏了,要不来朱阿婆家里坐坐?”

被调侃的李孝竹站立不安,看了眼红菊,颇为局促的对朱阿婆道:“朱阿婆,这,这是孝竹的姨娘。”

“啊?姨娘啊?”朱阿婆瞪大了眼睛再去看红菊,嘴里囔囔,“这看起来也比你大不了几岁啊,怎么就做了姨娘呢?而且好端端怎么跟姨娘说那种话。”

听到这里,红菊要是再不明白这朱阿婆是在故意套李孝竹的话的话,那前世她可就真算是白活了。眼眸微转,红菊抿唇对李孝竹道:“怎么?姨娘给你拍下雪都不成了?躲那么远是做什么?”

伸手摸向肩膀,确实拂掉一层薄薄的雪,李孝竹讪笑,“多谢姨娘,刚孝竹脚下打滑,冷不防就迈后了一步。”

虽然解释得很勉强,但还算不笨,知道在这个时候顾虑她的声誉。再抬眼看向朱阿婆,红菊恬笑,“朱婶子,今儿个就不进你家了,改明儿有空儿了再来,天冷你赶紧进屋吧。”

红菊说完,把油布伞递给了李孝竹,并对他使了个眼色,“赶紧拿着。”

面对朱阿婆探寻的目光,李孝竹进退不得,只好接了伞跟在红菊身后往巷子口走。

而身后的朱阿婆见两人一前一后没了踪影,却是扁了扁嘴关上大门,天都黑了,也不知道这两人鬼鬼祟祟的出去做什么。不过这李家小妾还真不是一般的俊俏,搬来两三年今儿个还是第一次见到人,听说有个孩子却是夭折了。

眼下灾天荒地的,也不知道李家是否缺银钱,自家的傻儿子一直没福讨到媳妇,要是把那小妾买来倒也是不错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