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俏影撩探

更新时间:2021-05-07 02:53:19

俏影撩探 连载中

俏影撩探

来源:落初 作者:曹小霓 分类:言情 主角:柳云堂杜康 人气:

主角是柳云堂杜康的小说《俏影撩探》此文是曹小霓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民国(架空)江城,摩登女郎方清影卷入重重危机。如何从潦倒舞女走向富贵佳人?与业余侦探共舞,暧昧互撩,能否收获爱情?江湖多凶险,欲望无穷尽,幕后大boss究竟是谁?盗贼,警长,千金,富少,神秘组织,好戏上演,爱意绵绵。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估计,他以为自己活不成,给谁不是给?就可怜可怜你这舞女吧!行善积德,到阎王爷面前,求个好去处!”

方清影不爱听他说自己是可怜舞女,用玉手在他背上使劲儿猛拍:“这位小哥哥,你若真觉得我可怜,干脆就不要收费啦!你无偿帮我,不是更能体现你的仁慈?”

“妹妹,我好不容易接个案子,你还不给钱,我这生意还怎么做?你放心,给你打折!”

两人马不停蹄,在警局楼上的一间办公室,见到了警长赵应同。他身着便装,顶着微胖的肚子,靠在椅子里。见柳云堂前来咨询,他暂时放下工作,极力配合。

他叫来警员小周,让他去问问有没有人报案丢失贵重物品。不一会儿,小周回来说是暂时没有接到这类报案。待话题落在杜康身上,赵警长皱起眉头,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爱出汗,老毛病,方小姐,让你见笑了!”

面对赵应同亲切善意的微笑,方清影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中年男人。听柳云堂说,赵警长是他的老同学齐暄的朋友,他们因此相识。这位警长妻子早故,没有孩子,唯一的爱好就是工作。

说起杜康,赵警长摇摇头,在他的众多罪犯名单中,没有出现过这个名字。他听闻方清影的遭遇后,再次晃了晃脑袋:“这件事确实蹊跷,特别是那两个西装革履戴礼帽的男人,或许来自于某个组织。现在的江城,最臭名昭著的秘密组织,非蜜蜂社莫属!”

柳云堂对蜜蜂社略有耳闻,方清影则是头一回听说。

“它横空出世,谁也不敢去捅这个蜜蜂窝。它就像一个谜团,你能听到它在耳边嗡嗡叫,但你抓不住它、摸不透它。无恶不为,无利不贪,搞得警方也很头疼!你们若是招惹上蜜蜂社的人,危险重重啊!”

赵应同说罢,送他们出门,还不忘叮嘱:“云堂,行事要谨慎,不可鲁莽!晚上我和小周会在珍珠饭店与你汇合!”

有警长出面支援,柳云堂和方清影心里有底,于是欢欢喜喜来到马尔斯西餐厅用餐。

这家西餐厅充满异域风情,典型的俄式建筑风格,木质地板和桌椅,大理石雕像立在墙边,处处彰显俄式贵族气派。它以俄式西餐为主,是江城最有名的西餐厅,价格自然不低。

方清影放言请客,便找了最好的地方。她将菜单推到柳云堂手边,让他不要客气,想吃什么点什么。

“你确定,带够钱了?”柳云堂翻开菜单,不由得扬起嘴角。

“无需多虑,敞开吃!”方清影说着,一抬手,叫来服务生,要了一瓶上好红酒。

两人不多语,自顾自地吃,时而眼神交汇,均垂目闪躲。外人看来,这分明就是男女约会,殊不知他们的真实关系。

置身浪漫而庄重的氛围中,方清影越发觉得尴尬。对面的帅哥哥过分可爱迷人,柔和的光影下,他的一举一动如同投进湖中的石子,激起方女郎心中阵阵涟漪。他咬住牛排时微张的唇,他饮酒时波动的喉结,他表情冷漠时投来的轻柔一瞥,还有他握住刀柄时手指的曲度,皆是撩人的法宝。

本意只是请客吃饭,不料进来时坦然,一杯酒下肚,方清影已是心乱如麻。

“乱了,乱了——”她的身体里一个声音在说话:“冷静,冷静——”

抬眼间,方清影注意到一位长发女子朝她走来,两人目光交接之时,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叉子。

待那名女子行至桌旁,柳云堂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你怎么在这儿?”

“来这里当然是吃饭呀。云堂,你不是不喜欢吃西餐吗?怎么转瞬之间,你的口味就变了?”说话间,那名女子丢给方清影一个酷寒的眼神。

柳云堂尴尬地笑笑,两眼眯成了月牙儿。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女友于虹婷:“这位是方清影,她请我处理一个案子。”

两个女人脸上带笑,手中却已提起无形的刀。于虹婷一眼就认出方清影是在和合点心铺见到的狐狸精,而方清影当时对于虹婷并未留意,这次,她举杯抿了口红酒,冷眼朝于虹婷看去:“这位就是你说的‘不错的女朋友’?好一个窈窕淑女!”

于虹婷不免心中感慨她和方清影的“天赐良缘”,居然在马尔斯餐厅不期而遇。她眼看男友同这位打扮摩登新潮的女子共饮,虽不是怒发冲冠,但也达到了妒火中烧的程度。表面上,还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洒脱模样,免得失了她大家闺秀的气度。

“云堂,我和同学吃完饭正要走,不打扰你们。你胃不好,少喝点酒!”

于虹婷说完,又瞅了眼大口咀嚼牛肉的方清影。而方清影看不惯于虹婷身上那种优越的孤傲劲儿,不嫌事大,开口道:“胃不好,早上还吃那么多辣萝卜,还真不让你女朋友省心!”

此话一出,惊得柳云堂一块入口的炖土豆没来得及嚼,直接咽了下去,噎个够呛。

妖孽!此女真乃妖孽也!这午饭的事情还没解释明白,偏又提起早饭的事,非要给他一个撒谎充楞的机会。

“啊,刚才聊天,我说早饭吃了辣萝卜,确实有些辣!”他憨笑而语,胡编乱造。

女友听后疑虑不减,走在街上心里还在嘀咕,他们怎么瞧着这般熟络,感觉怪怪的?

柳云堂往椅背上一靠,神情严肃,就像是学校里的教导主任,一看便知要训斥学生。

“我女朋友容易吃醋,你说话是不是应该掌握分寸?我俩在你家吃早饭的事情,在她面前说,合适吗?”

方清影属于明知故犯、有意为之,她见柳云堂紧张起来的样子便忍不住笑:“女人没有不爱吃醋的,不吃醋只能说明她不爱你。你瞧没瞧见她刚才的表情多僵硬,肯定心里头酸得厉害。我是在帮你试探,一试便知,她心里有你!”

“你没有男朋友吧?”

方清影乖巧地摇摇头。

“算你走运!要不然,我一定替你试探试探!”

午餐过后,两人沿街而行,直奔香皂厂。

“你不喜欢吃西餐?”方清影担心大侦探生她的气,悄咪咪跟在身侧,讨好道:“我平时也不会来这么好的餐厅吃饭。我知道有一家面馆,又便宜又好吃!面食养胃,你应该多吃些面食!”

见柳云堂面无表情地不言语,她只好乖乖随着。

香皂厂的办公室里,一位领导看了看柳云堂递过去的梅花牌香皂:“这是我厂的东西,你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