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冷君的弃妻

更新时间:2021-10-16 07:49:02

冷君的弃妻 已完结

冷君的弃妻

来源:落初 作者:敛心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冷汗 人气:

主角叫小姐冷汗的小说是《冷君的弃妻》,它的作者是敛心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握着细白柔荑的男性大掌像失了控制,那般的用力宛如直到碎裂才肯心足。清秀的脸庞滑落因痛而起的泪水,沉静无波的脸容跟双眸的痛楚形成强烈对比,淡淡的吐:“好,我若不配为你安堪的妻,那请一纸休书。”手骨响起脆裂之声,男人用力一推,冷笑:“你一心要嫁进我安家,不到死那天又怎能轻易离开?”痛跌在地,女子瞪着那远去的背影,凄然的笑开了。七年前一个恩情,让她刻记在心底深处,从来不曾向人透露。可她不会忘记那一天那双关心她的眼神,那么善良的笑。只是他不懂,他永远都不会懂得她的心,就算她已成了他的妻。当属于他的女人终于回来后,她的存在更是罪过。当他深爱的女人惨死后,她才知道自己在他的眼中连死都不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了,我想回王府去,希望能尽快想出如何安排大哥回来的事。”邢津也跟着站起,却无意要跟他同路。

“那好吧!我们分道扬镖。”

安堪点头,并不多作免强,只是当举起离开的脚步时仍禁不住往刚刚她跑开的方向看去。

她,没事吧!

跑离那高傲而不可一世的男人后,左言霜看见了小假山旁里有一个不显眼的暗洞,便躲了进去。看向已黑的夜色,不禁痛哭出声,双肩颤抖得有如风中柳叶。

她很想哭,是真的很想好好的哭上一场。

爹爹向来都说她是乖巧之人,说得没错,她是多么乖巧的人啊!事事都只顺着人意去做,从不抱有过多的私心,就连眼泪也从不敢多流。

记得,自娘死后她便没有再这么放肆的哭过一场,不是因为事事皆尽如意,只是因为她不想让人担心自己,有泪宁愿在梦中流也不肯轻易在人前弹。她已经事事都顺着大家,处处为大家着想,到最后她只是希望能拥有最深致的感情,为何爹却要迫她呢?为何上天要让她嫁给一个这么无情的男人?别说是薄情,就连看多她一眼都是那般不屑。

想她左言霜又怎配这么落泊呢?为何不好的事总是会缠上她呢?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哪里有错?我也只是想当一个贤妻良母而已,为什么一点机会都不给我?我哪里不好啊?”抱着头,左言霜边哭边低低的吼叫,却不敢叫大声一点。

多可笑啊!到最后,她连哭都不敢让人知道,都不想让人担忧。

她明明就是不笨,为何娘要把她生出这样一副软心肠来?若是她能自私一点,不去管爹爹的意愿抵抗到底,也许便不用下嫁到此。若是她能强捍一点,也许安堪也不会那般如意的侮辱她一次又一次。

“我只是想有个温暖的家,就如当初娘没有死时一样,为什么坚守了三年以后,还得要嫁给不值得的人?为什么爹你不肯让女儿亲自选择?难道有钱有权就真叫幸福吗?我想要幸福,被宠爱的幸福,为什么不肯随我?”十指紧紧的掐在一起,不知是手痛还是心痛,左言霜的泪如缺了堤般,把七年来不敢哭出的眼泪如数注出,像要一次哭够。

不知哭了多久,不知埋怨了多少,最后她禁不住疲惫,在眼泪中慢慢的昏睡过去。

抚着因酒醉而微微泛痛的头,安堪带着懒散的脚步一步一步的踏上安府的门槛,才发现里面灯火通明,像是特别热闹。

“里面发生什么事?”酒意消失无踪,安堪紧张的问守门的人。

近来他们跟太子邢锐的关系越来越紧张,那臭小子不会是有胆子动脑筋动到他安家来吧?可是怎么想他都不会笨得做这般出师无名的事,那到底是发生什么事呢?

“回少爷,好像是少夫人不见了,大家都在找。”守门的侍卫一看身安堪便低下了头,害怕这话更会惹怒他们的少爷。

谁不知少爷一听见少夫人的名号便会发火啊!若知道少夫人因不知散步去了哪里而让大家忙碌,只怕更会惹到他们受苦。

“不见了?”回应的却不是怒火,而是低喃。

抬头看向像是没有生气的少爷,那守卫才暗暗的松了口气,道:“是啊!事实是怎样我们也不知道,只是刚才管家来问我们少夫人有没有出去过,我们才得知是在找她。”

“那她有没有出去?”安堪收起脸上所有情绪,平淡的问,不知在作何感想。

“没有,听管家说少夫人的丫环指少夫人是晚膳以后才外出散步的,可是晚膳以后安府只有少爷跟王爷两个外出去,这门口便没有第三个人出去了,老爷今天也早早便归家一直没有出府。”侍卫不敢有所隐瞒,如实照答。

安堪听后只是微微的点头,便越过他进入。

没有出去,人却不见了?他们安府守卫向来严密,就算是几个**也守有侍卫,没有可能一个不会功夫的丫头可以跑出安府而没有人知道的,那么她是没有离开安府了?可现在都已经是夜深了,这个时候是该熟睡于床的时候,她还不回她的院子去又能去哪里呢?

忆起晚上她带泪跑开情景,安堪不禁微微拢起浓眉。

“少爷,你回来真好,少夫人不见了,我们到处找都找不到,她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啊?”管家看见慢步而归的安堪,便急急的跑了上前。

“在安府里还能有什么意外?”冷冷的白他一眼,安堪淡然的向前走着。

“是。”被人一个抢白,徐管家只好乖乖的点头。

他真笨,明知少爷恨不得少夫人消失又怎么关心呢?告知他也是多余的。

“那我不跟少爷多说了,老爷可是担心得要命,我还是去找少夫人了。”说罢,也不等安堪回复,徐管家便急急的跑开。

看向徐管家跑的方向,安堪脑海处不禁闪过刚才那女人带泪跑开的方向。

是他将人弄哭的,现在都这么晚了,若真的不找出人来,只怕他那个爹也不用睡了吧!

暗暗的重叹,不情愿的只好举起脚步往那方向去找。

安府不如皇宫那般大,可是在京城中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宅,恐怕就如太子府或孝亲王府都不及这里宽大,而刚巧这安府的下人不多,只那廖廖十多人若没有方向又怎么能从这么大的地方找出人来呢?

看来他是想不管也不行。

沿着她有可能走过的路径走上一遍,最后安堪眼尖的发现一假山里有一条彩色的丝绸,便上前探看。

也许是今晚的月光真的很亮,也许是她的脸刚好在光源处,才一走近,他便将那痕满脸而且下巴还有难看瘀黑的容颜尽收眼中。

虽不曾细看过她的容貌,但他记得她是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女子,只是此时这等模样怎么看都不算得上漂亮,那泪痕加显了她的落寞,看上去更是楚楚可怜。长长的睫毛因泪水而沾在一起,反倒是更是惹目。

轻轻的蹲下身子,细听着她因哭过而带着的鼻声,安堪无奈的暗叹最后只好伸手要将她抱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