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撼庭秋

更新时间:2021-10-21 03:52:56

撼庭秋 已完结

撼庭秋

来源:落初 作者:玉非妍 分类:言情 主角:冷宫郑氏 人气:

主角是冷宫郑氏的小说《撼庭秋》此文是玉非妍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本是金枝玉叶,无奈出身冷宫,受尽欺凌。  当她九死一生走出冷宫之时,迎接她的却是更大的漩涡。  彼此错过,情无可续,心无可寄,她要如何才能追寻到他,不再让幸福从指间流走。  山河动荡,身世飘零,无法忘却的过去,迷茫坎坷的未来,她又要怎样在绝境中杀开一条生路。  以苍生之血涂山河,覆此天下还清平!  最终,只盼一世繁华皆散落,执君之手笑红尘……  ******  本文已完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午太傅授完课,从明渊楼回东宫的路上,忆琛瞅着身后一溜排的嬷嬷还有内侍宫女,心里就觉得烦躁。

忆琛今年十二岁,是元舜帝与已故东琛皇后的长子,两年前被册封为太子,入住东宫。忆琛眉目清秀,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像极了故去的皇后,一心思念皇后的元舜帝便将原名“明琛”的儿子改名为“忆琛”。

十二岁本该是个和同龄的伙伴们玩耍的年纪,但身为太子,忆琛不得不每天面对着父皇、太傅还有朝廷重臣,学习各种知识和治国之道。

难得有个空闲时间,不管走到哪里身后总有一大群人跟着盯着,忆琛总觉得浑身难受。

他时常想起母后在世时,每天待在母后怀里撒娇,和王公贵族家的子孙玩耍,日子自由而快乐。可自从他被册封为太子,就被严密的看护起来,日子渐渐变得索然无味。

回到东宫正是用膳时间,嬷嬷们带着内侍去领食盒,正巧妹妹敏汐来串门,偌大的殿内只有兄妹两个,宫女侍卫们在外候着。

敏汐小他三岁,繁苕国尊贵的长公主,元舜帝的掌上明珠,粉雕玉琢的小美人坯子。

敏汐见皇兄眉头紧蹙、无精打采的模样,提议甩开宫人们,在皇宫里转一转。

“我们去一些从来没去过的地方,怎么样?”

妹妹的提议,哥哥立即赞同,两人一前一后从后窗爬了出去,幸是熟悉路径,一路上避开侍卫们,顺利地溜出了东宫。

兄妹俩捉迷藏似的躲开耳目,四处搜寻着庞大的皇宫中还有什么他们没见过的新奇玩意。

这打打闹闹地一路“疯”过来,兄妹俩来到了一处僻静而破旧的宫殿。

冷宫一向不是他们这样身份尊贵之人会踏足的地方,对这里的认识只来源于偶尔宫人的闲聊。

冷宫实在肮脏,那院门上层层叠叠的蜘蛛网更是可怖,忆琛和敏汐本打算返身离开,却听见女子的哭泣声,一时好奇便推了门进去,不想看到几个内侍竟是要杖责一个看上去比他们年纪还小的孩子。

心怀仁善的忆琛哪里能容下这般场面,当即高喊“住手”。

内侍们见是太子和长公主大驾光临,吓得丢了手中刑杖,下跪行礼。

达奚槿颜停止了哭喊,愣愣的打量着面前的一对孩子,见内侍们全都跪下了,知是大人物,也连忙行礼。

寂雪被绑缚在长凳上,动弹不得,看不到来者究竟是何人,但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看吧,我要走出着发霉的高墙了……

听到外面动静的史姑姑出来查看情况,看到太子兄妹二人,连忙满脸堆笑,迎上前去:“奴婢叩见皇太子殿下,长公主殿下。”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要杖打年幼的孩子?”忆琛指着长凳上的孩子,很有威严的问。

史姑姑挡在了忆琛和敏汐身前,遮住他们的视线,胡乱敷衍:“殿下,冷宫乃是阴森脏乱之地,您来此实在不合规矩也有违身份,还请二位殿下回去吧。”

“大胆奴才,我在问你话,为何要插科打诨!”忆琛怒道。

“你是想被乱杖打死吗?”敏汐盈盈笑道,却无半分恶意,纯粹是吓吓这想欺瞒主子的奴才。

史姑姑当下“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如实禀告:“奴婢是在处置一个野孩子,按宫里规矩,这样的孩子在出生之前便要处决。但达奚氏却隐瞒不报,竟将孩子生下。”

“野孩子?”忆琛疑惑,伸头细细打量着寂雪的背影。

“是的,达奚氏是因私通宫廷画师而被废黜,所以这孩子绝不是皇上的。”

忆琛默不作声。这宫里的规矩他可清楚的很,只是这孩子年纪小小就夭折于棍棒之下,实在不忍。

见太子不说话,史姑姑小心试探:“请二位殿下回去吧,这里由奴婢来处置。”

敏汐扯了扯兄长的衣袖,说:“皇兄,我们回去吧。”

这样的事情不是他所能处置,忆琛正欲转身,却听那个跪在野孩子身边、衣杉褴褛的女子悲戚的大叫:“请太子殿下务必要相信奴婢啊,寂雪她真的是皇上的女儿!求求您,就算杀了奴婢也无妨,只求让寂雪恢复身份!”

“大胆贱婢休要胡说,来人,掌嘴!”史姑姑喝道。

“噼啪”的掌嘴声立刻响起,但这并不能阻止达奚槿颜的呼喊,听得忆琛的心都揪起来了。

“给我停下!”忆琛猛得转身,大喝。

内侍们反应倒是迅速,立刻停了手,达奚槿颜两颊通红,嘴角滴下鲜血,她眼中似乎有了一丝希望的光彩。

忆琛迟疑片刻,才缓缓走到寂雪身边,注视着他的“妹妹”。

灰尘与污垢遮挡不住那犹如明月般的稚嫩脸庞,一双如墨般的眸子清澈明亮,正含着一股笑意盯着他。

宫中妃嫔佳丽宫女无数,貌美倾城者忆琛见过一二,可在这小小女孩面前,三千粉黛尽失色。

忆琛更是不忍她惨死棍棒之下,颤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子甜甜的一笑,声音婉转若黄莺:“寂雪,寂寞的寂,雪花的雪。”

“寂雪……”忆琛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彻骨的寒意,可现如今明明是Chun意昂然的时候。

寂寞如雪吗?

那是何等的一种凄怆。

望着衣衫破烂几乎遮不着身体、身上伤痕清晰可见的“妹妹”,还有那舍命想要保护孩子的母亲,忆琛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史姑姑见太子不说话,心里有些慌张,快步上前,小声问道:“殿下,可要奴婢派人送您回去。”

忆琛抬手示意不用,敏汐见皇兄神情古怪,好奇:“皇兄,你怎么了?我们快些回去吧,否则嬷嬷们要着急了。”

他没有理会妹妹的话,只是在静静的思考——要带着母女二人去见父皇吗?

宫墙内的女子私通其他男人可是大罪,更何况是有了品级的,重则处死,轻则罢黜至冷宫,终生服苦役。父皇见了她们会大发雷霆,不仅要当即处死二人,甚至怪罪于他吗?

但是,不带她们去,两人必死无疑,去了,说不定能恢复身份,而他是东琛皇后唯一的嫡子、当今的太子,父皇若是要怪罪也不会是太大的处罚。

忆琛下定了决心,问:“你确信自己是父皇的亲生女儿吗?”

“是。”寂雪回答的很肯定,充满稚气的语音中有一股让人怀疑不了半分的压迫感,“我有十足的信心,也有证据来证明母亲是被冤枉的。”

忆琛点点头,吩咐史姑姑:“你去叫两个宫女来,为她们换上干净的衣服。”

史姑姑一听,大惊:“太子殿下,您这是做什么!她们可是罪人!”

一旁的敏汐亦是一脸不解,问:“皇兄,你这是……”

“你何来如此多的废话,本太子叫你去做你便去做!”忆琛怒道。

见太子发怒了,史姑姑知道怠慢不得,连忙去招呼宫女。

达奚槿颜见太子要带她们母女去见皇上,心中又喜又忧,望着她笑意正浓的女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七年未见圣上,而女儿更是将初次见到父亲,她们能顺利的恢复身份吗?还是被那高高在上的男人一声令下拖出去处死?

忆琛亲自为寂雪松开了绳子,柔和的微笑着细细打量着“妹妹”。

寂雪亦是注视着犹如天降的神仙般出现在她面前的少年,只觉得他那笑脸宛若天上的太阳般光辉璀璨。

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后,她依然记得忆琛的笑容,就像她一直都记得在那日之后自己发下的誓言——好好的守护这一轮明日……

两个宫女匆匆奔过来,跪拜在母女俩身边,口中道:“奴婢为您更衣。”

敏汐听得众人一番话,心里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见哥哥如此举动,不免着急:“皇兄,还是不要管了,免得惹了父皇不高兴。”

“也许真是受了冤屈呢?敏汐,寂雪有可能是我们的妹妹啊!”

“如果是假的,父皇大怒怪罪于你,万一,万一……”敏汐嗫嚅,不知那话该不该继续说下去,但眼前这番情况让她不能坐视不理,“宁妃娘娘谗言几句,你可是知道她眼巴巴的希望着她儿子坐上太子之位的!”

毕竟是出身皇室,关乎到皇位、利益之类的事情,是皇子公主们自小便懂的。

“宁妃哪里能和我们母后相提并论?她不足为惧。”忆琛笑着摆摆手。

兄妹二人正说着话,那边达奚槿颜和寂雪已经换上了干净的普通宫装,敏汐瞧着站在她面前的“妹妹”,呆若木鸡。

先前未曾看见,现在收拾干净了再一瞧,只觉得是天山的小仙女。

而达奚槿颜虽是年近三十,且在冷宫中劳苦,但丝毫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丝毫痕迹,除了一些细细的伤痕外,也是一位绝色美人。

敏汐稍稍放下心来,就算寂雪不是父皇的女儿,也不会引来杀身之祸。

原因就在于——她那让人无法挪开眼睛的美貌。

父皇是好色之人,见到这小小的可人儿,会舍得杀了她吗?

“去Chun意阁,想必父皇一定在那里。”忆琛说。

敏汐也不再表示反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