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闻人月瑶

更新时间:2021-01-13 10:47:11

闻人月瑶 连载中

闻人月瑶

来源:落初 作者:肉肉的菜包子 分类:言情 主角:小月瑶斯文 人气:

经典小说《闻人月瑶》由肉肉的菜包子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月瑶斯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不是后宫文。女主闻人月瑶,幼时母亲被害,而她流落在外。长大后,女主去寻自己的父亲。寻到父亲后,就开始了为母亲报仇之旅。就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与她相知相守的男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些个暗卫可能是庞老贼手上的武功最好的几个,但是,在月瑶眼里,这些暗卫真不够看的,她想避开他们的视线,是轻而易举的。

推开一扇窗,喵一样的跳进去,脚步很轻,并无人发现。鞋底很干净,也没留下脚印。

月瑶环顾四周,书案齐全,还有两个书架。

这里果然是书房。

山主说书房这个地方,一般都有密室!

找找看!

月瑶仔细的观察书房的每一个角落,并不会轻易去碰这些东西。有些人很谨慎,房间里的摆设被动过一丝一毫都能看出来。

现在还不是与庞老贼正面交锋的时候,还是谨慎为妙。

如果有密室,那就肯定有机关。机关移动过后,总会留下痕迹。

月瑶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些痕迹!

墙上挂的画往往暗藏玄机,书桌上的花瓶摆件通常也是内藏乾坤,书架虽大,却也经常被人设置成机关,椅子上的不明摩擦,不明真相之人就会被骗过去……

月瑶就这样细致耐心的找着,终于让她找到了一丝不明的划痕。

墙角有个大的花盆摆件,很多人的书房为了风水都会放这些,庞老贼把花盆放在角落虽有些奇怪,却也不奇怪,不明真相的人只会以为是风水师叫摆在那里的。

月瑶按着地上的痕迹慢慢移动花盆。向墙角推了有指甲那么长的距离后,就看到房间里唯一的书桌缓缓向上移动。

真的有密室!

这密室设的可真是巧妙。

月瑶顺着楼梯向下走,一路上有夜明珠照着,倒也不显得暗。

竟然用夜明珠照路?啧啧,这庞老贼肯定贪了不少!

月瑶来到地下室,首先入眼的,是各种各样的刑具!

月瑶没有细看,而是继续向前走。因为她闻到了空气中有一丝血腥气!

很快,月瑶就看到一个人,被铁链束住了双手双脚,吊挂在两根柱子之间。

那人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你是谁?为何会在庞老贼的密室里?”月瑶试探着问。

听到不是庞老贼的声音,那人缓缓抬起头来。

眯着眼睛盯着月瑶。心中却在暗自思量:这姑娘看着年纪不大,不过,能避开庞老贼的护卫来到这里,定也是个不简单的,只是,她是什么身份?又是为何来到这里?

还是,这又是庞老贼的一个计?

哼,想到这里,就又把头重新垂了下去。

那人抬起头的时候,月瑶盯着他的五官仔细的看着,辨认着。

能被庞老贼锁在这里的,定是重要人物!而他在这里受刑却没有死,肯定是庞老贼想要的东西尚未得到!若是被庞老贼得到了,那么她现在也就见不到他了。

不过,这人的五官有些熟悉……

这人会是谁呢?

月瑶将此人的五官与记忆中年纪合适的画像上的人一一进行比对。

因为那一丝熟悉感,月瑶又将此人与她认识的几个放在一起进行比对。

最终,月瑶锁定了一个目标…杜江沿!

杜江沿,前任清泊海沿海城主管盐轶事的杜金曹,两年前因贪污受贿被举报,停职查办期间畏罪潜逃……

月瑶脑中闪过这些资料,然后就有些兴奋。

“你是杜江沿?沿海城前任的杜金曹?”

“哼。”能说出他的身份,要么是与他相熟之人,要么就是庞老贼的人,杜江沿更倾向于后者。他才不相信一个小丫头能厉害到仅凭这一面之缘就猜出他的身份!

恰恰月瑶就是这样的人!

这些年在贼山上,她的任务,可不止练武这么一件事!

为了给母亲报仇,为了帮贼山上众人报仇,她要学的东西很多很多…识人,只是其中一项而已。

不否认,那就是他了。月瑶很开心,她答应杜林娟的事,做到了。

这也是她下山后,做成的第一件事。所以她很开心,不由的,嘴角就漾起了笑容。

“你不信我。”月瑶用的是肯定的语气。换成她被锁在这里,定也是不会轻信于人的。

杜江沿这次不再说话了,也不再发出任何声音,就如她来时见到的一样,任命的被锁在那里。

不反抗,却也没有颓废到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你被关在这里两年了吧,”月瑶在密室里走来走去的观察着,“外面的事情你知道多少?你知道你消失后,你的家被一群海寇洗劫一空了嘛?”说到这里,月瑶停下来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反应。

没有,依旧是一动不动,那看来是知道这件事了。

“并且,那群海寇,杀害了你全家!你一家老小上上下下加上仆从15口人,悉数死亡,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15口人,死无全尸!”

杜江沿依旧一动不动,连一丝反应都不给她。

据她所知,他和她的夫人很恩爱,连妾都没纳过。那么,他现在这样的反应就只有一个解释了:他知道这一切,并且接受了这一切。

“不过,这些消息都是表面的。”月瑶扔了一句话,就不说了,就看他能不能听懂了。若是个笨的,那有些消息,现在就不能告诉他了。

表面的,就是做给人看的!

杜江沿自是听懂了,他重新抬起了头,眼中带着审视:“那种情况下,谁能料到庞贼会杀人灭口!”语气愤恨,眼中也是滔天的恨!

杀妻之仇,不共戴天!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他一家上下,加上仆从,15条人命!他杜江沿与那庞贼不共戴天!

他之所以还坚持着,还活着,就是要等,要看着庞贼的下场!他不信那庞贼能只手遮天!他不信那庞府不会倒下去!

他要等!等着看庞贼的下场!

他手里还握着庞贼的罪证!他不能死!

他若死了,这些罪证就很有可能就再也见不到天日了!

“杜林飞和杜林娟还活着。我们一起在天绝峡谷生活了两年。”

“我为什么要信你!”

“杜林飞的左脚脚底有一颗红色的胎记。杜林娟学会刺绣后,送给你的第一件绣品是秀了一只小鸡仔的方帕。”月瑶说了两件只有他们自家人知道的事,而且是连最信任的仆从都不知道的事。

杜林飞小时候,妻子发现他脚底的胎记后,就亲自照顾,为的就是不让别人知道此事,就连最信任的仆从都不让他们靠近。

当时他还笑话妻子,只是妻子说,孩子这些身体上的xiǎomì密,她不想让外人知道。

现在看来,……竟成了他相信她的暗号了。

杜林娟的那个“笑话”,虽知道的人多一些,但其他人都只会当成笑话,听听就过了。记忆深刻的,怕是只有送出礼物的人和收到礼物的人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