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爱情对对碰

更新时间:2021-04-17 06:07:15

爱情对对碰 已完结

爱情对对碰

来源:落初 作者:可乐猪 分类:言情 主角:朴秀儿宋政贤 人气:

完结小说《爱情对对碰》是可乐猪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朴秀儿宋政贤,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爱情对对碰她跟他前世一定是怨家,否则怎么会跟他打第一次见面就结下了梁子,而且是越结越深,深到每次见面三句不和就大打出手!每次都想把他那张招蜂引蝶的俊脸扁成猪头!好解心头之恨,妒忌之心!可是----该死!她竟然被他吻了!他竟然说——说他——喜欢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没有道理呀!乱了,一切都乱了!扰得她心慌慌的,有点喜有点惊!该不会——这只猪又想恶整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宋政贤真的不理她了!他真的不理她了!

校园里,凉风轻拂,柳树轻摆。朴秀儿一个人在某处绿地上,嘴里嚼着根草,心烦意乱地靠在大树下胡思乱想。

自从上个星期他撇下话转身走后,她没有再见到他一面。今天上学,在学校门口才撞见他。本想过去跟他打声招呼,谁知他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就擦肩而过。真没面子!更郁闷的是,她的心情竟然会因为他的冷淡而变得好差。

“朴秀儿。”一个声音大叫,秀儿一听大叫不妙,爬起身准备闪人。这帮人,怎么找人功夫这么厉害,她躲得这么偏僻,她们竟然还找得到。晕死!

“你再跑一步我马上打电话告诉方姨。说你上个星期跟人飙车撞翻人家三袋大米,四箱鸡蛋。五筐蔬菜。”

“用不用记得这么清楚啊?”死阮琳,什么事都容易忘记,就是她的事,每一件都记得清清楚楚,老扯她后腿。朴秀儿一个旋身,凶气十足地走向阮琳面前凶巴巴地指着她的鼻子道。

“我不记清楚一点,怎么捉住你的弱点呢?”阮琳双手插腰哼着鼻子道。

“你这几天干嘛老躲着我们?”杜雪伸手拿下飘在秀儿头上的枫叶道。抬头望向天空,入秋了,时间过得好快,不知不觉,她已来到这个学校差不多一年了。不想起的话,某个人,也让她渐渐地淡淡忘了,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改变一切。

“我哪有躲着你们。只不过——”

“哼!没有躲,刚才见到我们怎么就想跑呀?”管彤玉指一伸,戳向秀儿的脑门道。

“我是想去——上厕所而已。”

“每次都那么巧吗?”叶心亭只手搭上她的肩道。

“老实交待,你跟宋政贤怎么了?”管彤顺手搭上她另一边的肩膀。

“哪有什么?没有什么啊!”秀儿装疯卖傻回道。

“他不是在追你吗?前阵子你们两人不是打得火热吗?怎么这阵子宋政贤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不见你们俩个在一起的踪影,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叶心亭开口道。

“该不会是他不要你?把你飞了吧?”阮琳不要命地说道。

“闭上你的嘴。你不说话,没人会把你哑吧的。笨蛋!”秀儿敲了阮琳一记道。老踩她痛处,她才不承认她被宋政贤飞了。飞什么飞,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开始过。

“你们不会是真的吹了吧?”管彤惊讶地叫道。

“说来听听,说来听听,到底出什么事了?”叶心亭将阮琳挤过一边道。

“你们不要那么三八了好不好?我回餐厅了。”秀儿白了她们一眼回道。急欲走人。

“你今天不说清楚,不让你回去。”阮琳和管彤堵住她道。

“我说各位大小姐,你们饶了我好不好?放过我吧!”

“你告诉我,或许我们可以帮你挽救回他呀!对不对?我们是不是很够姐妹?”阮琳很讲义气地搭着她的肩道。

“不用了。”秀儿不给面子地拉下她的手。被她们这几个恶魔缠住,不问个水落石出,她们是不会罢休了。没办法,轻叹一声,秀儿认命地坐回草地上。

“这才乖嘛,不要每次都让我们用满清十大酷刑对付你,很伤感情的。”管彤十分好意道。

“哦!我真是受宠若惊啊!”缓缓,秀儿便将那天在阳台的事说出来。

“你认为宋政贤不可能喜欢你?”听完秀儿的话,杜雪首先开口道。

“拜托,他怎么可能喜欢我嘛!这根本就不可能!”秀儿回道。

“怎么个不可能?你又从哪点看出来不可能呢?”

“我们吵架,打架,互看两相厌。现在突然要我做她女朋友,突然说喜欢我。你说我会相信吗?我可不是白痴。”唉!为什么她现在总要想起那天在阳台上,宋政贤跟她说的话,看的眼神呢?整个心,好象跟着一起酸了起来。

“你才白痴,他不喜欢你,会对你特别吗?他不喜欢你,会整天唯独对你一个人嬉皮笑脸说话,玩闹吗?你有见过他对别的女孩子打KISS,爱的宣言吗?你有见过他对别的女孩子态度跟你一样吗?你是猪头呀?这都看不出来。”管彤一听气得要命道。当头给她一记。这个人简直是个爱情白痴,迟钝得要命。人家表现得那么明显,她还是处于当事者迷中。不骂不行。不打更不行。

“你认为他真的喜欢我?”为什么她看不出来?也感觉不到呢?她真有那么蠢吗?

“其实,喜欢一个人,并不一定要他亲口跟你说,你才认为他喜欢你。有时,一个眼神,一句温馨的话语,一个温柔的动作,都能让人感觉得到他对你的心。女生不是没知觉的动物,只是秀儿你,太过粗心大意。不然,在言乔说要追你,在他为你挡的那一刀,你就应该知道了。”杜雪看向秀儿分析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好乱,我现在脑袋乱轰轰的。”秀儿下巴抵着膝盖,晃着头回道。

“你是应该好好想想。其实,我觉得宋政贤满好的,虽然说个性是傲了一点,而且有时也拽得要命,可是,我觉得,他应该真的很喜欢你,不然,他不会让个女人骑在他头顶上撒野的.叶心亭也道.

“是吗?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呀?秀儿叹口气回道.此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秀儿有气无力地接了起来.

秀儿,你快来我爸医院,宋政贤他爷爷出车祸住院了.耳边传来孙巧心焦急的声音.

不会吧?我现在马上去.秀儿忙爬起身道.

撞鬼啦你!差点撞倒我!差点撞翻阮琳,阮琳忙抓住杜雪的衣袖没好气道.

怎么了?其她三人忙问道.

宋政贤他爷爷出车祸了.秀儿揪紧双眉回道.不说了,我先去医院,回头再聊吧.话还没说完,人已一阵风跑走了.留下众人四目相望.

偌大的病房中,只见一名男子只手插着口袋,口中一连串的怒骂声持继不断,轰得站在他面前的几个男子头低得只差没掉到地上去。脸上满是愧疚之色。

“竟然会被一个老人给甩掉?你们还有没有脸见人?传出去看看会不会被人笑死?三四个人还保护不了一个老人,你们怎么当保镖的?脑袋里面装的是桨糊还是豆腐?笨得像猪一样,我家每个月给你们那么多薪水,不如拿去喂猪算了!”宋政承一脸怒气冲天地骂道。

“我的好孙子,喘口气好不好?让我耳根清静一下。骂了一个钟头,该让他们好好检讨一下,不要把所有的时间都给霸去。”出事的当事人宋健平懒懒地从门口让宋政贤扶着走进来道。

“爷爷,你明知你的身体已经没以前那么强壮,出去有个人跟着总是好的!不要每次都玩你追我躲的游戏,很累人的。”一见宋健平进来,宋政承忙迎上前道。

“一出去就让人跟着,浑身觉得不舒服。而且只不过是老毛病犯而已,不然哪会出这种意外。好了,没什么事了。不用担心了。也不要再骂他们了。不然我会觉得良心过意不去的。”宋健平摆摆手道。朝那几个保镖使使眼色叫他们出去。再让脾气像头狮子的二孙子骂下去,等一下他们几个人可能会没脸见人,以死谢罪的。他可不想当千古罪人。

“爷爷,承说过的话我就不想再重复了。你也知道你的身体怎么样?以后这种情况,希望不要再发生。除非你真想把你的三个孙子吓死才甘心!你也不想你的三个孙子英年早逝吧?”扶着宋健平上床,宋政贤朗声道。

“宋爷爷!”一个甜美的声音高喊。众人回头一瞧,一个女孩子从门口飞跑进来,扑向宋健平。定睛上瞧,原来是跟宋健平一起住在美国的表孙女。今年十七岁,粉粉嫩嫩的脸蛋,像洋娃娃一样。人见人爱。

“可心?”爷孙三人惊讶道。

“宋爷爷,我一下飞机就回家找你,听到你出车祸,我吓死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安可心紧搂着宋健平的脖子一脸害怕道。她已经没有亲人了,她不想再有那种失去亲人的感觉了!

“小捣蛋鬼,你怎么跑来了?不用读书吗?”宋健平脸露宠爱神色地抚摸着安可心的头笑道。

“要啊!我是翘课来的。给你们一个惊喜嘛!是不是吓你们一大跳啊?”安可心一脸天使笑容道。让人忍不得责骂一句。

“丫头,你知不知道一个人跑来有多危险呀?身体不好先别说,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你泉下的父母交待呀?下次不能再这样了知道吗?”舍不得骂一句,宋健平轻训道。

“还敢说我?你还不是一样?一个人偷偷回来,又没有告诉我,也没有告诉任何人。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啊?你可不要忘了你也老了,身体没以前那么好了。打电话跟我说一个星期就回来,看看,现在都两个月了。而且还搞得自己住医院,你说谁不对先?”安可心立即反驳地回道。

“临时出了点事,就没那么快回去了。今天只不过是司机开车跟人相撞,不然我也不会出什么事。而且只是擦了一点皮外伤而已,没什么事的。”知道安可心现在很缺少安全感,宋健平忙安慰道。

“什么擦了点皮处伤,整个手臂都包起来了。看,像猪脚一样。”安可心心疼道。突然胸口一阵疼痛让她整个眉头紧揪在一起。

“怎么了?”宋政贤瞥见道。

“没事。可能是有点累了。”安可心忍着疼痛摇摇头回道。该死的心脏,不然你就让我早点翘命,不要这么折磨我!安可心暗自低咒道。

“看你,脸色这么难看。你,先送她回家去休息。”宋健平指着宋政贤道。

“那你自己好好休息吧。”宋政贤回道。揽着安可心出门。刚走到楼梯的转弯处时,前面一个身影直扑过来,安可心一个闪身不及,被撞倒在地上。胸口上的疼痛让她脸色惨白一片。

“跑那么急?赶着投胎——”宋政贤喝道,瞪向闯祸者。在见到来人是朴秀儿时,微怔了下,脸色刷的一下沉了下去。

“我——我不是故意的!”被他冷眼一瞪,秀儿吓道。

“啊——”撞倒在地上的安可心,胸口上的疼痛让她紧揪着心口痛叫呻吟出声。

“可心——可心——怎么了?”安可心的呻吟声将宋政贤拉回神。忙蹲下她身边。

“好——好痛——”安可心脸冒冷汗地看着宋政贤痛声道。

“别怕。我带你去看医生,别怕。没事的!”宋政贤连忙将安可心抱起来。四处寻望医生的身影。

“我——她没什么事吧?”秀儿见状,慌乱地迎上前道。

“让开!你最好祈祷她没事!”宋政贤冷冷地回道。越过她身边。深沉冷漠的眼神划过秀儿的心房,犹如一把利刀刺进她的心口般让她倒抽一口气。呆呆地愣在那里。

“喂!你傻傻地站在这里干嘛?”准备下楼买东西的宋政承望见一个挺熟悉的背影,好奇地走过去,一看,竟然真的是朴秀儿,猛拍了她的肩膀一下问道。

“你——我,我刚才不小心撞倒一个女孩子了!”秀儿了无生气地说道。

“你每次都是这么毛毛燥燥的!”

“不知道她怎么了?好象很严重,宋政贤很生气,抱着她跑开。”秀儿接着道。

“吓?完蛋了!快走!”宋政承一听大叫不妙,拉起秀儿的手忙往急症室的方向跑去。只见远远地,宋政贤双手插着口袋在急症室门口等着。

“哥,可心没事吧?”宋政承忙上前问道。

“在里面。”蹩见弟弟拉着朴秀儿的手,宋政贤瞄了朴秀儿一眼别过头道。毕竟血脉相连,察觉有点不妥,宋政承忙松开秀儿的手。此时医生刚好从急症室里走出来。

“医生,她没事吧?”宋政承走上前问道。

“病人的身体,我想你们是家属,应该很清楚。本来病人心脏已经很弱了,是不能再承受剧烈运动和撞击的。不然这样只会加快减速她的寿命。现在她已经没什么事了。切记,不要再让她承受任何运动和刺激。”医生摘下口罩道。

“谢谢你,医生,可不可以进去看看她?”宋政贤悬挂着的心这才定下来道。

“可以,不过不要太多人,也不要太长时间。病人身体很弱,尽量少接触些人,才不会感染到太多细菌。”医生说完便走开。

“我进去就好!”按住宋政承,宋政贤淡声道。走进病房随手将门关上。

“你跟我哥还没说话呀?”悄悄打开门缝,望着里面的动静,宋政承瞥了朴秀儿一眼道。

“嗯!”看着宋政贤细心为那个女孩子盖好被子,秀儿心里满不是滋味。更懊悔自己的鲁莽。

“可心是个可怜的女孩子,她们全家都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十岁时,她的亲人相继去世,因她爸爸是我爷爷的干儿子,理所当然,我爷爷收养了她们。十五岁时,她唯一的姐姐也死于心脏病。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所以,对于这个妹妹,我们都很疼她。”宋政承缓缓道。

“政贤哥?我还以为不能再见到你们了!”缓缓地醒过来,见宋政贤坐在床边,安可心露着笑脸开心道。

“傻丫头,老是说些傻话。”宋政贤轻拨开散在她额前的刘海淡笑道。

“政贤哥,你不能告诉爷爷我刚才发生的事知不知道?”

“不告诉爷爷,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以后不能随便乱跑。”

“好,打勾勾!”安可心伸着小指头笑眯眯道。

“难道你不相信政贤哥吗?”

“相信啊!可是我怕你忘了嘛!我不管,我以后不乱跑,可是要待在你身边。你要是不理我,我就要随便乱跑。然后发生意外,让你一辈子良心不安!”

“小丫头,整天胡说八道。小心打你屁股。以后不能再说这些话了知不知道?”宋政贤一听佯装微怒道。

“呵呵,我才舍不得死呢!我以后还要当政贤哥的新娘子呢!”安可心一把搂住宋政贤笑容灿烂回道。

“我哥他——”该解释点什么吧!宋政承回过头道。“呃?人呢?跑哪去了?”

“借过,借过,借过。”端着盘上,朴秀儿娇小的身子来回穿梭在餐厅中。一刻也没停息。

“哇!秀儿姐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啊!竟然从早做到晚。”打破世界纪录耶!老板娘的四女儿可是全餐厅公认的大懒猪一只,这几天竟然从早做到晚,一刻也没有休息过,真令人跌破眼镜呀!

而且已经一连一个星期了耶!这实在不像是秀儿姐的做风耶!钡丹将餐盘捧在怀中,也不可致信地摇头叹道.以前的秀儿,是能懒则懒,一个小时,最少得偷懒三次,一天得惨遭老板娘七八十个白眼.四五十次挨骂.

最恐怖的事,她现在什么活都争着干,什么事都抢着做,分明是想把自己给累死才甘心呀.从端菜到加茶送水,从洗碗到收拾餐桌.更恐怖的是,连厕所都抢着跟福婶洗.

难道说,她被政贤哥甩了?当初知道政贤哥在追秀儿姐,她可是一连哭了好几个晚上.哭湿了五六打纸巾耶!叶晓玲突然压低声调道.

不可能,政贤哥还没追到秀儿姐,怎么能说被政贤哥甩了呢?就算真的甩,也是秀儿姐甩政贤哥,你没看到每次政贤哥一来,秀儿姐总是没给他好脸色看过吗?

那倒也是,不过说归说,政贤哥这阵子好象真的没有来过餐厅耶!钡丹跟着神秘兮兮道。

“难道说——”

“政贤哥放弃秀儿姐了?”

“他俩吹了?”三人一致望向朴秀儿异口同声道。

“三个人躲在这里吱吱咕咕说什么呀?不用干活呀?”方英双手插腰站在她们三人身后吼道。三人吓了一大跳,拍着胸口回过神来,忙一人走一边,擦桌的擦桌,倒茶的倒茶,送水的送水。

“秀儿,过来!”方英大声地朝远在一边收拾桌子的秀儿喊道。

“老妈,你没看到我在忙吗?”抬头瞥见老***眼神,秀儿低下头回道。思忖着现在要如何脱身闪人了。

自从那天在医院撞见宋政贤,而宋政贤对她一百八十度转弯的态度,对那个女孩子呵护的动作,再听到那女孩子跟他的对话。她的心,像是被人狠狠划了一刀疼到现在。所以,她只有不停的找些事来做,不去想,她才不会感到心痛。

“我批准你不用忙了。”方英走过去将她手上的东西接过丢给跟在一旁送外卖的小伙子。

“那我去上课了。”掉头准备闪人的朴秀儿,衣领就被体形发福中的方英一把给揪住。

“有些事,你今天给我交待清楚才可以走人。”她好不容易盼到有个人来收购她这个叛逆的女儿,哪知不到一个月就吹了。这笨蛋女儿,金龟爬到面前来,她还把它一脚踹开!她真的是快被她气死了。还亏她当时知道宋政贤在追她,开心到一个星期都睡不着觉,现在就这样无缘无故给吹了,这口气,她哪咽得下呀!

“哪些事呀?我这阵子可是规规矩矩呆在餐厅里帮忙,哪里也没去。应该没闯祸吧?”秀儿无奈地转回身道。

“你跟政贤怎么了?”

“没有什么啊!哪有什么啊!”

“少给我来这套。你是不是把政贤给气走了?”

“老妈,你把你女儿想得太伟大了。我哪有本事把他气走。不要太看得起你女儿。”秀儿撇撇嘴干笑两声搭着方英的肩膀回道。笑声中的苦涩只有自己清楚。

“那我问你,琳琳说的是不是真的?”

“说什么?”秀儿立即脸色大变道。这个叛徒,怎么每次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她就第一个跑来跟她妈报告呢?

“你跟政贤的事。”

“妈,我根本就跟他没什么。”秀儿叹口气无奈道。

“如果根本没什么,他会肆无忌惮地对你动手动脚的吗?前阵子会腻着你身边吗?还跟众人宣布他是你的男朋友吗?为什么突然这阵子就没有了踪影,你整个人也失魂落魄的?就算琳琳不说,你以为我就不知道吗?”方英轻点她的额着道。

“他只是跟我在玩游戏。”

“玩你个头。你当你老妈是老糊涂还是三岁小孩子?连你老妈都唬。我早说了,政贤这个孩子不错。多少女孩子围在他身边打转,他看中你,是你的福气。你竟然,你竟然把人家给气走!你真是猪头啊你!”忍不住,又狠狠用力地朝秀儿脑袋敲了一记。

“老妈,你有没有搞错呀?哪有人这样骂自己的女儿的。”死阮琳,下次用黄莲把她给苦哑,让她不会在老妈面前打报告。

“好不容易有个垃圾回收站敢收你,现在你又把那个回收站给踹开,我能不气吗?”

“你气了也没用啊!那垃圾回收站也回不来了。”

“回不来也要你把他拉回来。我才舍不得丢了这只金龟婿。你要是真把政贤给错过,我想你这辈子真的别想嫁人了。”

“怎么拉?拿个狗铃和绳子把他牵回来吗?”秀儿自嘲地回道。

“你——”方英气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方姨!秀儿又惹你生气啦?”杜雪轻柔的声音在朴秀儿身后传来。

“我真是被这个死丫头气死了。”方英抚着胸口没好气地瞪了秀儿一眼坐回椅上道。

“方姨,你是不是在气秀儿把宋政贤给甩了呀?”阮琳不怕死地出声道。不过一说完立即聪明地闪到方英身边去。有方英护着,她就不怕秀儿敢动她一根汗毛。

“我能不气吗?好不容易有个垃圾回收站要她,她竟然一脚把人家给踹开。眼巴巴地看着金龟婿就这样飞了。你说我的心情怎么样呀?”

“不要气,不要气,方姨,这年纪的女人最不能生气了,一气等一下成片皱纹就会跟着出来,到时就没法弥补了。”管彤忙安慰方英道。

“对呀,我们今天来,就是来帮秀儿的。今晚学校开圣诞节派对,我们打算把秀儿改造一番,然后制造机会让他们独处,让宋政贤对秀儿再度心动。这样,你的金龟婿不就有望了。呵——呵——呵!”叶心亭跟着道。后面还带了好长一阵让人听了头皮发毛的奸笑声。

“心亭,你不要笑得那么奸好不好?”秀儿有点毛汗刺骨道。圣诞节?怎么这么快就又到圣诞节了?她最讨厌这个节日了,看着派对上,众人成双成对,刺眼极了!秀儿有股转身欲逃的冲动。

“真的吗?还可以挽救吗?你们真的是太好了!秀儿能交到你们这帮朋友,真是她的福气。那事不宜迟,你们赶快带她去好好打扮一下,需要用的钱,该花的,尽量用,卡在这里。”方英一听马上笑咪了眼道。匆匆地走往柜台拿出两张金卡塞入杜雪手进里,推着几人忙往门口走去。

“老妈,用不用得着呀?”秀儿哭丧着脸转回身道,哪知朴母已不客气是甩上门了。

“大家商量一下?OK?”回过头,秀儿朝死党们干笑两声道。

“NO!你想打破方姨的希望吗?”管彤双手抱胸凶巴巴回道。

“秀儿,你真是个不孝女!”阮琳摇摇头叹道。

“废话少说,今晚大家要HAPPT,赶快去装扮装扮,看看我们谁先泡到帅哥,没时间了。快走吧!”叶心亭拉着秀儿走向车旁道。

“要我去可以,但是先说好,我不会跟宋政贤独处的,有他在地方我会退出十丈外的。你们如果敢玩我,我立即走人。”忆起那天宋政贤跟她说话的语气,秀儿心口发酸道。他现在一定是恨死她了!

“好,好,好,大小姐,全都答应你,可以了吧!”先骗她去再说,每年的圣诞节,总是要人硬拖才肯去,不然老是跑去跟人赛车鬼混!

“真的?”可是,去参加圣诞节派对,没个舞伴,很糗的!去年圣诞节,有宋政贤陪她斗嘴,今年他——呸——呸——呸,怎么又想到他。她这种粗人,哪配得上他!秀儿忍不住又自嘲地想到。嘴角微露讽刺笑意。一想到那天他那冷若冰霜的眼神,整个心又紧揪在一起。奇怪!为什么最近胸口老是一想到宋政贤就发疼呢?

“今晚呢,我会叫言乔舍己救人,当你舞伴,所以你也别担心到时没舞伴会很糗!”众人忙三言两语地说道。

“不用了!”热心过度,她敬而远之。秀儿白眼一翻道。打开车门坐进去。

五个女孩子一红一绿两部敞蓬跑车在大路上呼啸而过。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